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永远的光荣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298|回复: 33

[古典原著]近古史谈·大槻盘溪(著)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07-9-27 14:41:53 |显示全部楼层
题词
芒芒蜻洲,盛衰千古。应仁乱阶,分裂九土。
织田勃兴,略定中原。皇基既壮,天子斯尊。
丰臣继业,东征西伐。余力耀兵,威震穷发。
我后乘运,抚宁四陲。诛叛讨逆,庙算靡遗。
元和偃武,与民休息。欢娱三百,吁谁之力。

织篇一

了伯听平语

佐野城主天德寺了伯、属北条氏、骁名夙显。甞招瞽师善琵琶者某、演平语。瞽师为唱二曲。一系佐佐木高纲事、一系那须宗高事。了伯毎听一曲、呜咽歔欷而不已。他日从容问左右曰、「昨听平语。若何。」皆曰、「甚可乐也。但所演皆系赫赫功名之事。而君独泣不已、何也。」了伯闻之、仰天大息曰、「吾今而知汝等不足为我用也。顾、高纲之辞鎌仓公、乞其所爱名马、而约先登于不可必之前、其心固无生还之理矣。宗高立马于两军属目之中、而射扇眼乎海波数百歩之外。不幸一发不中、唯有自刎以投于海耳。吾推究二子心事至此、则感慨悲壮、不自觉涕涙之交乎睫也。今日弓箭之士、果能以二子之心为心、则何战不胜、何功不成。汝等乃曰、『见其可乐、不见其可悲。』吾是以知其无能为也。」

宁静子(*注─盘溪之号)曰、「古人云、『以活眼读活书。』天德寺氏之听平语、可移以为读史之法焉。」

附记

天德寺了伯、佐野城主小太郎宗纲之伯父也。宗纲之死、臣相谋、请北条氏弟氏忠为嗣。了伯独欲养佐竹氏子。议不合、遂去入京、隐栖黑谷云。及丰公之东征、乃起以为向导。

[ 本帖最后由 伊文子秀虎 于 2007-9-27 15:42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07-9-27 14:43:43 |显示全部楼层

织田公纳谏

右府信长幼放纵、动止不常。其傅平手政秀、骤谏不听。政秀忧愤之极留谏书一封而自杀。于是信长大感悟、改过励行、益讲武事。遂东征西伐、诛叛抚服、及天正中、定天下大半、威名籍籍乎京畿。近臣或献媚曰、“曩中务(*注─指担任师傅的平手政秀)不察君之成大业如此。而早自决死。何性之急也。信长作色曰、“言何妄。当初微中务一死之谏、孤何以得执弓箭以至乎此。孤之所以能至乎此者、皆中务之力也。抑谏臣之死者多矣。至自死以谏其君如中务者、今古未曾有见闻之也。汝乃目以躁急、不唯无礼于中务、使孤追悔戚戚不能已。汝言之妄、不亦甚乎。”

宁静子曰、织田公天赋英资、纵无政秀之死谏、岂终身昏迷不自悟者乎。侍臣之贡谀、亦非无谓也。特公不受以为己功、而专归之政秀一激之力。君德之美、洵可嘉尚矣。抑公中道不令终
(*注─「令终:有好的下场与结局,堂堂正正而死的意思)。虽如可恨、然臣秀吉继乃公遗业、尽成其所志。则大乱削平之功、不得不归之织田公矣。呜乎亦伟哉。



右府营皇居

足利氏之末、宫阙之颓废极矣。有传当时古老之言云:“茨墙竹栅、无复门关。群童日来阶下、抟土块以为戏。时掲帘窥戸、閴如无人。而公卿之穷阨殊甚。近卫公国歌会、盛http://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1.gif(*注─餈の俗字“糍”に通わせたもの。餈団は饼米を蒸してこねた団子。なお餈筒は粽の意。)于三寳盘、以供客。盘板煤蚀深墨如漆。有人谒常盘井公。时方盛夏、而公无禅衣。直缠蚊幮(*注─蚊帐)于体、以见其人。”其琐尾(*注─衰微贫穷)此。及织田氏之兴、则营宫禁、辨供御、举废典、续常职。然后焕然始有可观云。

宁静子曰、应仁以还、大乱极矣。天下侯伯、争地以战、惟利之视。名分紊、而私欲横。谁复问乎宫阙之废兴。当此之时不有织田公大节高义、以尊天子、则苍生何由观皇室之再造乎。而今日恭顺之美、盖有由来矣。呜乎如公者、所谓知时务之俊杰者、非耶。


神子田长门

美浓之战、敌军大败。我士池田胜三郎、追敌之唐首甚急。(*割注─唐首、)(*割注─即以旄牛尾饰兜首毿毿然者。)竟不及而还。信长谓胜三曰:“今之唐首而走者、必神子田长门也。凡方追兵之甚急、怯懦之士、必反撃死。不死而远遁、非大刚者、不能矣。”既而问之、果神子田也。

宁静子曰:“太合尝问前田
毛利诸公曰:‘假使故右府率兵五千、与蒲生氏一万人战、则卿等将何属。’ 诸公未以有尊也。太合曰:『如孤属右府耳。何则使南军得北军首五六级、其一必氏郷(*注─原文‘氏卿’)首也。北军得南军首、虽至四千余级、决不能见右府面。是其将将之才、所以不可及也。』余谓、『太合此言、与右府所论、互相发明。』然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者、岂为将将者言之欤。”

无双道化

道化(*注─本姓道家)清十郎亦美浓人也。来仕信长。从军屡有功。信长爱其骁勇、自书无双字于背旗以赐之。人因呼曰无双道化云。信长尝招美浓士平野某。道化与之欵接。因从容问曰:“闻子进则先登、退则殿后。不知何以能如此。” 平野应曰:“亦在决死耳。虽然、斋藤氏诸将、前后皆死于国、而余独保余喘在此。究竟由勇气之不足也。今承子之问、不觉惭汗浹背。” 道化退而叹曰:“平野氏之不伐勇、吾断不能及。”

宁静子曰:“进则先登、勇者所能。退则殿后、非大勇者、不能
。而平野实兼之。然则无双二字、移以付之平野可也。”


[ 本帖最后由 伊文子秀虎 于 2007-9-27 16:10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07-9-27 14:52:55 |显示全部楼层

谦信陷私市

武州私市、据爽垲(*注─高台、高燥之地)为城。有大泽绕其后。地势颇壮。越侯谦信圊之、而未能下也。偶骑马候城中。其牙城接市城处、架以箦桥。桥上时见白衣人往来。影落在水面。葢此时妇人夏服、多用白衣黑章。谦信因谓、“是必質子(*注─人质)童女在牙城者、出而逊遥也。” 于是、使其臣柿崎和泉帅师、门于前门。城兵谓、“敌来萃焉。”勠力捍御(*注─防卫)于此。谦信乃遣人城后、坏旁民旧、编其材为筏浮之泽中、大噪而进。城中童男女、果大惊、号哭避之支城。城兵在前门者相惊曰、”牙城有反应者。不可逃也。”或自杀、或出降。谦信兵不搊一士、而遂陷焉。

宁静子曰、“杉霜臺
(*注─上杉谦信。霜台是弾正台的唐风称呼。谦信官至弾正少弼,因而被称呼为霜台公)以雷轰电撃之势、逞此小技俩。所谓捕兎亦用全力者。”

倒勋状

甲侯信玄、将与谦信和使长远寺僧某往说焉。谦信延僧而问曰:“甲斐之臣有向井与左卫门者乎。”曰:“有。”“其人有刀瘢乎。”曰:“有。在于面。”谦信叹曰:“昔川中岛之战、渠自呼姓吊枪鏦我背后。吾反顾、一撃斩其面。意爾時既伤死也。今尚无恙耶。”乃出緑绵战袍有枪痕者、附以一简、使僧赠之于与左卫门。世谓之倒勳状

宁静子曰:“我闻、『谦信氏身不甚长。行歩曳踵。其临战也、着
黑绵袍、戴小铁笠、提三尺靑竹杖、以指挥士卒耳。』由此观之其人洒洒落落(*注─不拘泥、拘束、拘谨。)可想矣。若夫赐勋状于敌我者、以赏之、亦其襟怀豁如之所致、岂出于结亲逆秃(*注─逆竖=奸邪小人)之下策耶。”

米田某

信玄之攻村上义清于佐久郡也、两阵既交战矢丸如雨。皆以竹牌(*注─为防御弓矢・铳丸而制作的竹束。)自蔽、环列为墙。俄而信玄欲分其阵为两队。使三井甲・米田乙、遥传令于别将饫富・板垣二氏。二使受命而出。米田曰、「牌外路危。请从牌内行。」三井曰、「苟畏矢丸、何用勇者。我则从牌外行。」出则铳丸乱下、屡为所中。仅免百死以得达、则面色如灰、口噤不能言。米田既传令于二将、笑谓三井曰、「请、取归路于牌外。」三井曰、「一旦悔之、岂可再乎。」米田曰、「前所以不与子俱者、特恐主命之不达耳。今使事既毕。吾何畏而不从牌外乎。」既反复命。意气从容、辞令如故。三井大惭服。

宁静子曰、「使命重事也。虽寻常细故、不可不愼。况军令乎。米田之前畏死者、有义以胜之。而后之不畏死者、有勇以鼓之也。有勇有义、以全使事。可谓信玄亦能使人矣。


岩间大藏

岩间大藏为人魁梧(*注─身材高大。)、俨然一丈夫也。信玄拔之伶人(*注─奏楽者俳优)中、以列士伍。而性怯懦、畏死殊甚。信玄试之战阵、七进七退。信玄曰、「是不可以常法驭焉。我闻、西域昆仑山铁化为金。则人性怯懦、亦在鼓铸如何耳。」一日临战、俄捕大藏、缚之竹牌外、使向敌坐。寸歩不能动、则矢丸雨下、炮声如雷。大藏胆落神死、无复人色。幸而不中、竟战惴惴(*注─战战兢兢。)。以得无恙。大藏于是幡然(*注─翻然)改悟曰、「人苟有命、矢丸且不能中。死岂足畏哉。」自此毎战、鼓勇先登、遂以成骁名。

宁静子曰、「骈録以上数条
(*注─指前四话〔谦信二话与信玄二话〕。)、一寛一猛、甲越各家气象、可以见其概矣。余尝咏二公末路云、『惊倒暗中跳铳丸。野田城(*注─三河国有菅沼氏的居城。信玄于1573年占领。 信玄为了听野田城卫兵吹奏的笛声,在阴暗处被火枪击中落马,因此发病。)上笛声寒。谁知七十二疑冢(*注─为躲避发掘而制作的伪冢。三国魏的曹操曾经修筑了七十二个疑冢〔疑陵〕)。不似一棺湖底安。』『春日山(*注─谦信的居城址。)头锁晩霞。骅骝(*注─千里马〔=骐骥〕)嘶罢有啼鸦。怜君独赋能州月(*注─指谦信攻占七尾城之际所歌赋的“数行过雁月三更……越山并得能州景……”诗句。)、不咏平安城外花。』是或可以为二公断案(*注─人物的概括性总评。)欤。

附记

谦信临战、俄欲分部队、则单骑驰入其中。马行所过、左右自分为两队。当是时、拏枪夫(*注─枪持)在彼、主不能呼。主人在此、枪夫不得就。各自挥刀殊死(*注─决死的覚悟)战。毎以奏奇功。信玄将战、必演习数回、申(*注─申告誓约之意。)明约束。其战罢、輙与诸将论胜败之理。可者赏之、不可者戒之。故毎战军机渐熟、遂以至精劲无匹。是亦可以了二家用兵约略矣。」




[ 本帖最后由 伊文子秀虎 于 2007-9-27 15:53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07-9-27 15:04:55 |显示全部楼层

艺侯戒诸子

元龟二年(*注─一五七一年)六月、艺侯元就病将死。致诸子于前、呼取箭数条、一如其子之数。乃手自纠为一束、极力折之。不能断也。单抽其一条、随折随断(*注─一个接一个地折断)。因戒曰、「兄弟犹此箭也。和则相依济事。不和则各人各败。汝等铭心勿忘。」次子隆景进曰、「夫兄弟之争、必起于欲。弃欲思义、何不和之有。」元就悦以为然、顾余子曰、「宜从仲兄之言。」

宁静子曰、「诗云、『丧乱既平。既安且宁。虽有兄弟、不如友生。』盖兄弟之情、不难于急难相救、而难于安宁相保。果能从艺侯父子之言、岂不足以全棣萼之情乎
(*注─兄弟之情爱。“棣萼”与“棣鄂”同意。是拿开放的海棠花与萼片聚集在一起作为比喩。(诗经))
又曰、「崔鸿『西秦録』云、『吐谷浑阿柴、临卒呼子弟、谓曰、「汝等各奉我一只箭。」俄而命母弟慕延曰、「取汝一只箭折之。」又曰、「汝取十九只箭折之。」延不能折也。柴曰、「汝曹知单者易折众则难摧、勠力一心、然后社稷可固。』言终而卒。是与艺侯事太相类。盖暗合也。记以资博雅。」


细川藤孝

细川兵部大辅(*注─原文“太辅”)藤孝、少小不喜国歌(*注─和歌)。自谓、「是缙绅妇女之技、非武夫之事也。」偶某地之战、追敌之弃马走者、不及而返。从者执马衔以谏曰、「穷追勿失。臣验马背尚暖、以知其行不远。古歌不云乎。「君波麻太、远具波行志、我袖乃、袂之涙、比边志果年盘。」(*割注─译に曰はく、“君行く。知る上るを远から。吾袖涙犹ほ沾ふ。”)(*注─“君はまた远くは行かじ我が袖の袂の涙冷えし果てねば”。下の句“涙の(も)いまだ冷えも果てねば(冷やかならねば)”“袂の涙かわき果てねば”とも伝える。“袖の袂の”は衍字か。“干る”を使った用例は无いか。)藤孝领之。即驰遂执其人以还。从此潜心歌道、深沈奥妙、至穷古今集秘诀。所谓幽斋玄旨(*注─藤孝の号“幽斎”は“幽斎玄旨”の略という 。)是也。

宁静子曰、「幽斋氏之事、亦太有似太田道灌焉。余尝有咏道灌二絶、曰、『村女应门未发辞。猎归逢雨乞蓑时。有华无实君看取。(*注─“七重八重花は咲けども山吹のみの一つだに无きぞ悲しき”の伝承歌〔常山纪谈〕を踏まえる)捧出棣棠(*注─山吹)黄一枝。』(*注─后拾遗集に兼明亲王〔前中书王〕の歌として同じ逸话とともに挙げる。)『才兼文武、有斯公。一激终能学国风。斥候多年辨潮落、水禽声在远洋中。』(*注─『常山纪谈』に太田持资〔道灌〕が上総出阵の际、“远くなり近くなるみの浜千鸟鸣く音に潮の満干をぞ知る”の古歌〔新古今集〕により干舄を行军させたとある。また、利根川渡河の际、「底ひなき渊やは騒ぐ山川(やまがは)の浅き瀬にこそあだ波は立て《の古歌(古今集)を踏まえて浅瀬を选んだという话を伝える。)并録以见国风之学、有益武事矣。」

破缸柴田

永禄十二年(*注─一五六九年。一般认为此事发生于元亀元年〔1570〕。另外,『常山纪谈』也记录为永禄十二年。)、柴田胜家为织田氏守长光寺城。佐佐木承祯、围而攻之。遂破其外城。胜家退保牙城、防战甚力。偶有人告佐佐木氏者、曰「此城乏水。若絶其汲路、城可下也。」承祯悦从之。城中果困。然未其旗色也。承祯恠之。乃托和议、纳平井某于城中。胜家将出接之。平井请盥手。胜家命盛水于巨盘、使二人左右捧而致之。平井盥讫则弃余水于庭、无复爱惜意。平井视之、色然(*注─因惊讶而脸色改变。)而归。既而储水殆竭。胜家度不可脱、会诸将士、置酒诀飮。时问所余之水、则仅二斛矣。胜家呼眉尖刀、以其镦鏦破水缸、以必死。乘晓开门、吶喊溃围以出。佐佐木氏兵、以其出不意、狼狈扰乱不可复止。胜家乘机冲突、斩首八百余级、使人献之于岐阜。信长大悦、赐勋状以赏之。世呼胜家为破缸柴田。
宁静子曰、「柴田氏破缸之举、所谓死中求活者。非胸有成算、何以至乎此。若其失二斛水、而获八百级、亦惟断成之耳。」

附记
信长以胜家为先锋将。固辞不受。再三强之。乃敢承命而退。路遇麾下士于安土城下。误触胜家衣。胜家咎其无礼、不屈。乃斩之。信长怒召胜家让之。傲然答曰、「是其所以固辞主命也。夫先锋之将、威权不立、令不行。安有无礼之士、而假借不杀之理乎。」



[ 本帖最后由 伊文子秀虎 于 2007-9-27 16:04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07-9-27 15:06:46 |显示全部楼层

梶川弥三郎

本帖最后由 伊文子秀虎 于 2010-3-22 00:07 编辑

信长之攻槇岛也、暴雨连日、宇治川大溢、殆不可济。信长立马水涯、呼曰、「谁先渡此河者。古梶原・佐佐木岂鬼神乎。」言未毕有一骑、自上游(*注─川上)乱流渡。而信长扬策曰、「夫夫非他人。必梶川弥三郎也。勿使刚勇丈夫餧(*注─“食はす”か。语义未详。)于敌。」众竞继之、遂得上岸胜敌。初梶川好博奕、为众所摈。信长独爱其勇、赐名马曰、「缓急以此树功。」梶川感泣自誓曰、「不骑此马先登者不生还。」至此果有此功。

宁静子曰、「宇水先登、世唯知有梶原・佐佐木、而知有梶川者鲜矣。抑前梶原之联骑争先、孰若
(*注─原文“孰か若ん”と训読する。)后梶川之单骑直进之最壮哉。」

大缓山


信长动骂人曰、「大缓山。」犹言懒惰辈也。(*割注─或は云はく、“大缓山とは江州の山の吊なり。”と。信长盖し借りて以て目する 此の辈を 也。)天正元(*注─一五七三年)年八月、信长攻越前。朝仓义景拥二万骑阵于刀根山。我前军进阵其麓。相持未战也。一日信长登营楼、候敌动止曰、「今夜敌必退矣。宜乘其撤阵、尾撃歼之。」屡戒前军勿惰。诸将士皆笑曰、「主将何所见。夫敌以主待客。且据要害布阵、得地之利矣。安有不战而退之理。」日已暮、信长犹在楼上、张目不动。夜漏已丑刻。敌中火扬矣。信长急下令、吹海螺、进旗鼓、骂曰、「咄、大缓山。果不及事。我且以麾下撃之。」与左右五十骑驰、直前冲敌。敌军扰乱、无复鬪志。皆争先而遁。我军追撃、遂得大捷。凡信长见机而动神速不误事者、率皆此类。

宁静子曰、「石川丈山尝论右府用兵云、『信长所长、不拘土地之崄难、不问兵卒之多寡、出于不意撃于无备、而十战十胜、能获其全者也。至如挫敌拔国、则源平已还、靡可与凖拟者。唯与源廷尉(*注─源义経)在伯仲之间耶。』是可谓善论右府矣。」

仁科信盛

仁科五郎信盛(*注─盛信。『常山纪谈』中作“信盛”,本节内容都依据该书而记述。)、胜頼之弟也。天正十年(*注─一五八二年)春、信盛守高远城。织田世子信忠、使僧某谕曰、「武田氏亡在旦夕矣。宜致城而去。」信盛怒捉僧批(*注─削落。)其两耳、幷剥鼻放还之。于是世子信忠率诸军进搏(*注─原文“传く”)城。攻撃甚急、杀伤无算。信盛拥残兵、仅保牙城。小山田备中(*注─小山田昌行)、春日河内(*注─春日河内守昌吉)、渡边金(*注─渡边金太夫照)、今福安(*注─今福安〔又〕左卫门)、诹访庄(*注─诹访荘〔胜〕右卫门)、原隼人等十八人、逆战于大厅(*注─大広间。『常山纪谈』には十二间に七间の広间とある。)、纵横交撃、剑光散火。世子信忠、负金襕保侣衣(*注─母衣)(*割注─俗に作る 母衣に 。按ずるに 三代实録を 、小野春风奏请して曰はく、“介冑虽も薄しと、助くるに以てす 保侣を 。缝- 造し调布保侣千领を 、以て备へんと 上虞に 。”则ち作る 保侣衣に 为す是と。)、倚屛外桐树、指挥士卒。有一女将、年三十余、着红绦甲(*注─『常山纪谈』には绯縅の物の具とある。)、提眉尖刀、呼曰、『身是诹访庄之妻。可来与战矣。』战毙七八人、刺喉以死。我将武藏守森长可、登屋发板、放铳其中。弹丸雨下。信盛度不脱、据床屠腹、抽肠投之裱槅(*注─唐纸)而死。时年十九(*注─实则二十六歳)。城乃陷。后信盛投肠之处、血痕久之不灭、而世子信忠所倚桐树、纵横尚存刀迹云。

宁静子曰、「灭武田氏、世子信忠之功居多焉。而五郎信盛之守城不屈、苦战死节、比之阿兄
(*注─武田胜頼)为敌所逼、饥困以死、岂不赫赫然有余烈乎。」

稻叶一彻

稻叶伊豫守一彻、既服从织田氏。而信长意未释然也。乃设茗燕、延之茶室、窃使其臣三人托伴接以图之。一彻从容入室、朗诵壁间所挂诗曰、「云横秦岭家安在。雪拥蓝关马不前。(*注─韩退之『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的颈联。韩愈因为向宪宗呈奉了《论仏骨表》而遭到左迁潮州的处罚,他在蓝关与侄子相会之时,已经报有被判死罪的覚悟,于是写下这样的诗局。)三人就问其义。一彻一一分解。幷说其典甚详。信长隔壁倾听忽然走出、谓一彻曰、「我初谓汝一武勇男子也。今乃知其有文学如此、猜疑之心顿消矣。」一彻顿首而谢。于是命三人、各取匕首于怀、以示之。一彻亦袖里出一刀、笑谓三人曰、「今日之事、仆亦期不徒死耳。」

宁静子曰、「呜呼、一彻氏在刀爼鱼肉之际(*注─『史记』项羽本纪之语)而能从容以免乎万死者、以其善解文字、演说古人之诗耳。信乎、有武备者、必不可无文事也。」

烈奴

稻叶氏之奴、有忤旨抵罪者。临刑、转辗号泣而不已。吏问、「汝畏死乎。」奴忿恚曰、「咄。吾岂畏死者哉。吾唯恨不伸一臂于君前、以雪寃耳。」一彻闻之、遽令曰、「急急解缚。奴苟以为寃。我将甘受其报焉。」吏乃纵遣之。居数年、一彻病死、既葬。奴走诣其墓、复泣曰、「奴久欲遂宿志、而屡失其机、迁延至此。今则已矣。吾今日而不死、君必以奴为畏死苟生者。奴为天下耻之。」遂屠腹其旁、出肠以死。

宁静子曰、「烈哉、稻叶氏之奴也。假令其出于士流、则世必以为田横之客豫让之流也。呜呼、战国狷介不屈之民、宁可以太平游惰之情测之哉。」

山内一丰妻

山内猪右卫门一丰、始筮仕织田氏也、适有东国人来贩名马者。安土诸将士、皆惊其神骏。然为价高之故、不能购也。贩者将率马徒还。一丰见之、不胜流涎、归家、独自叹曰、「痛哉、贫也。我当事君之初、获此名马、以见主公者、不唯一丰一人之荣、抑亦织田氏之荣矣。」其妻闻之、就问价。曰、「黄金十两矣。」妻曰、「夫君必欲获之、妾能辨焉。」乃取金于镜奁、致之一丰前。一丰且喜且恨曰、「比来(*注─近顷この顷)穷困之极、或恐及卿颠覆。而卿絶不言有金。何卿之忍耶。」妻曰、「夫君言亦有理。顾昔者妾之来嫁也、妾父自纳之镜底、戒曰、『汝勿以夫家贫故、费此金。必也有关夫君一大事、然后用之。』妾闻、近日京师有简马(*注─马揃え)之举。今夫君而获此马、是一世之荣。而所谓大事、无乃此耶。是以敢尔。」一丰泣而谢曰、「卿之惠也。岳翁之恩也。」遂购其马。无几简马之期至矣。一丰乃骑而入京。风骨峻爽、奋鬣一嘶。信长望见、大惊曰、「猪右何所获此乘乎。」一丰具告其故。信长叹曰、「我家多士、而不能购一马。洵为上国之耻。汝落魄归于我。乃能为此非常之举、以一洒我耻。武夫用心、不当如此耶。」一丰释褐(*注─仕官して)五百石。于是増为千石、遂以见任用。

宁静子曰、「后来石贼(*注─石田三成)之反、夫人斋藤氏(*注─见性院は美浓斎藤氏出身という说による。)襞书为笠紏(*注─笠の绪)、驰使告一丰。一丰得之、不解而献焉。异日获廿四万石之大封、职此之由。山内氏何外家之福之多耶。」

厨人坪内


三好氏之亡,厨人坪内某囚于织田氏,菅谷九、市原五为说信长曰:“渠不惟善调理,七五三宴飨之式,皆能谙之。宥以为厨宰可矣。”信长曰:“且使渠调朝食,吾将试其佳否以决之。”于是进膳,用三好氏法,信长一吃投箸曰:“此水臭物,何足以供吾口!”坪内曰:“请复之。”强而后可。翌日进膳,极其醇醲,信长每品咜食曰:“佳味佳味,天下之良工也!”即日赦而禄之。坪内退语人曰:“昨所进系第一等调和,君以为淡泊无味;今日所进特第三等品位耳,而反以为适口也。顾三好氏五世历仕幕朝,助天下和羹,故调理独要第一等风味;而公则不然。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信哉!”

宁静子曰:坪厨宰有扬旧君抑新主之意。以此仕猜忌无比吉法师,殆乎哉!

善射者某

织田氏臣有善射者。信长闻之,欲试其伎俩,为设演射场,卜日往观之。余士皆多中,某终日而射,率不能中也。信长不怿,归而叹曰:“所见不称所闻,人言果不足信耳。”其后国中土寇蜂起,势颇猖獗。信长自将讨之,众逡巡不进。当是时,某直进立信长马前,引满当敌,纵横放射,率无虚箭。寇为之却走。信长于是叹曰:“有是哉渠之深于技也。向之不中者,非不能中也,欲养余力以收异日之功耳。谚云:‘良鹰藏爪。’犹信。”厚赐物以赏之。

宁静子曰:同一弓箭之士也,战国之人与泰平之士,趣向之异何其甚甚也!今日纨绔之子,射大的于数十步之外,以冒区区赏赐者,使其当变动不测之敌,果能不惶惑失度耶?然则如织田公士,洵百世士人之标准也。

[ 本帖最后由 伊文子秀虎 于 2007-9-27 17:09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听众

342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

帖子
1756
精华
1
发表于 2007-9-28 17:30:52 |显示全部楼层
这才是这个版快该有的形象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2

听众

624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5Rank: 15Rank: 15

帖子
2610
精华
9

优秀版主勋章

发表于 2007-9-28 19:22:38 |显示全部楼层
原著是用汉字书写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124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

帖子
453
精华
0
发表于 2007-9-28 19:57:12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是强人阿阿/on06 /on0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07-9-28 20:01:34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金圣暗 于 2007-9-28 19:22 发表
原著是用汉字书写的吗?

世上本无日文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1272

积分

中级会员

所学真土梗

Rank: 3

帖子
870
精华
0
发表于 2007-9-30 01:39:5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的帖子

说的太对了/on0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39

积分

蜡笔小新

Rank: 1

帖子
12
精华
0
发表于 2007-9-30 10:15:08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下楼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398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帖子
230
精华
0
发表于 2007-9-30 13:21:49 |显示全部楼层
文言文读起来好累,有没有现代文的可以读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07-9-30 14:07:27 |显示全部楼层
文言文读起来才有感觉啊:P 翻译成现代文就没有韵味了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398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帖子
230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0-1 12:44:39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的帖子

的确如此,但是我文言文不怎么好,只能看懂大半,不能全部理解,真是遗憾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124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帖子
81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0-20 05:55:47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不完整啊,要是全的旧好了。/on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10-3-5 03:04: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伊文子秀虎 于 2010-3-23 23:42 编辑

右府察微

信长尝自剪十指甲,使侍臣收其剪余。侍臣搜索左右,久而不去。信长问:“汝何故不退?”答曰:“剪余既得九,而未见其一。”信长为起拂两袖,则爪片坠者一。信长大赏之曰:“人之用心,当如此致密。”又尝召侍臣,至则曰事既办矣,无复用也。侍臣徒尔而退。少选,复召一人,亦如此。最后一人应召而往,伺候良久,亦复不命事。侍臣将退,顾拾席间所遗尘埃以出。信长俄呼止之曰:“坐!吾语汝。凡进退必有机,见机而动,是为军之善谋。汝如今之退,可谓能知兵机者。
宁静子曰:右府公以忌克之质,察人于细微之末者如此。织田之门无懈惰不警之士,盖以此也已。


森兰丸

信长近臣有森兰丸者,谨信而聪慧,右府甚爱宠之。尝欲验其才,命阖前堂纸障。兰丸诺而往,则障阖矣。乃缓开而紧阖之,然后反命。信长曰:“障果开矣乎?”曰:“阖矣。”“然则其戛然有声者何也?”兰丸跪对曰:“君命臣阖纸障,若视其既阖,而徒然归,则君之命废矣。臣恐诸臣之或不敬君也。故谨开而阖之矣。”又尝奉信长刀在侧,刀鞘黑漆,有款纹数十条,兰丸潜料记其数。信长觑知之而不言也。居数日,集左右近臣,抚其刀谓之曰:“有能暗射鞘上款数者,乃与此刀。”众争射之不能中也。兰丸独默不言。信长问:“汝何故不射之?”兰丸谨对曰:“臣尝料记其数矣,今如为不知者而中之,是卖主公以贪其赐也。臣心所深耻,是以不敢。”信长悦其诚恳不欺,赐以其刀。后兰丸察明智光秀有异志,窃谓信长曰:“臣视光秀方食失匕箸,是其志不在小,必将行大事也,不及今诛之,后悔靡及。”信长以为谗而不能用。无几,果有本能寺之变。
宁静子曰:以右府之猜忌,而不嫉兰丸之聪慧,亦以其有诚信足感人者耳。抑不疑他事,而疑其有谗光秀,则右府之禄尽也。 呜呼!养豺狼而自遇其噬。右府之不令终,将谁咎乎?


光秀反形

明智光秀,治丹之龟山也。新筑一城于山北,号曰周山,盖以自拟周武也。羽柴筑州性豁而言傲,光秀则谨愿而多逊词。筑州谓光秀曰:“人云汝夜城周山,将以谋叛,信乎?”光秀冷笑曰:“公幸勿费无用之辩。”天正十年五月,光秀谒爱宕山祠,遂会于西坊,为连歌。歌人绍巴至,则卒尔问曰:“本能寺湟深几尺矣?”绍巴愕曰:“君不畏天耶?何为谋此不顺之举!”于是反形始显然云。
宁静子曰:英雄之在乱世,其有逆节殄行,势也,不必一一苛论焉。特其不忠不孝之罪,人欲容之,而天未尝少假也。不见逐父篡国信玄乎?不免于微卒之暗炮。不见弑君夺位光秀乎?不免于贱民之竹枪。夫暗炮之戮,竹枪之诛,果然天网,疎而不漏。而况光秀之罪,又兼负杀母大不孝者乎。


附记

本能寺之变,右府穿白衣,执十字枪,与贼安田作兵卫等斗于庭中,不利,遂走入。作兵卫追之,时天未明,烛光耿耿,见右府影于纸障上,以长枪鏦之,中其右股,伤甚。右府乃入寝,纵火自杀。后作兵卫变姓名曰天野源右卫门,有怪疡宿其颈,久之不瘥。遂生弩肉。源愤恚,以琴弦紧扎肉端,系之竹椽,张脚抽之。无几又生复亦如此。源益愤,竟引刀自刎而死。又有川上某者,盖光秀小臣也。本能寺之战,执角弓射右府于堂上,中之。其第六日,丧心而死。时谵语曰:“鹤来剌额,痛甚痛甚!”是皆天网之所不漏欤?

百姓作右卫门
光秀之败于山崎也,与左右数骑溃围北出,夜过小栗栖,土兵竞起逐之。有作右卫门者,自篱中以竹枪鏦其一骑,洞肋而死,则光秀也。远近相传,作右获贼魁矣,啧啧嗟赏。作右稍有得色,谓乡曲之勇莫出我右者,每四邻有暴客,先往捕之,或格杀之。一乡赖以安焉。作右死,其子喜兵卫亦慕父风,久负侠名。时有白狼出害人,每日暮阖村锁户。少年相聚谋除之而议未决。喜兵时六十余,独奋曰:“杀一狼,何议之有?”会寒雨夜黑,喜兵乃着短蓑、腰利镰,至往村口无人处,偃卧如死人以待焉。少顷,白狼果至,彷徨其旁。三跃不动,则飞噬其喉。喜兵快手剪头坠地,因起接合身首,十字样缚之,淋漓被血以归。诸少年皆惊以为神。喜兵笑曰:“老夫太劳矣。请买酒以酬我。”其自负如此。
宁静子曰:弑逆之贼,人人得而诛之。光秀之死于一农夫手,天也;而其子喜兵杀白狼以除民害,亦安知非天意诛豺狼心于冥冥耶?要之,作右、喜兵,皆可谓农夫中奇男子矣。


近古史谈卷之一终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听众

1710

积分

中级会员

前将军永平侯丹阳太守

Rank: 3

帖子
1472
精华
0
发表于 2010-3-5 20:38:43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文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10-3-21 13:29:17 |显示全部楼层

丰篇二

本帖最后由 伊文子秀虎 于 2012-1-16 01:04 编辑

拿鞋奴

尾州爱智郡有中邨里,里分上中下为三村。日吉者,其中中邨之人也。天正五年正月朔日出时生,故名日吉。年甫十六,赍其父所遗永乐钱若干匹,以出乡里。多买粗线针于清洲,而来津岛之市,以其针易粮食与草鞋。遂往滨松,买敝绵衣以行,遇久能城守松下嘉兵于途。嘉兵异其状貌,使人问其乡贯。日吉具答以实。嘉兵乃携以归,为换其服,并以袴予之。初杂处之奴隶中,继而擢为内竖,付之衣服器玩,掌其出纳。日吉机慧而敏捷,凡所使令,无不如意。嘉兵甚爱用之,而侪辈之旧者皆嫉之,窃匿其主之器玩,以诬日吉。如此者数矣。嘉兵知其无罪也,悯之,为予永乐钱三十匹以遣归。日吉于是资其钱以往清洲,夤缘其乡人仕织田者一若,以为拿鞋奴,无几为小人头,改名藤吉,时年十八。
宁静子曰:小濑甫庵太阁记云,嘉兵付金五两于藤吉,往尾张以买桶皮铠(一作胴圆铠),藤吉攘其金于途,资以仕织田氏。今阅松下环翠氏所记,与此大有异同,不知孰为实录。故书以备考据。虽然,区区小节,何足为旷世英雄轻重哉。


设姓曰木下

日吉之幼,习字于横笛山光明寺。寺之对门,有三岛神祠,祠前大榎树,枝叶繁盛偃蹇蔽数十步。日吉素倜傥有大志,不屑学文字,每赚师僧来游戏此树之下。及后仕织田氏列士班,自设姓曰木下,实本此树,示不忘也。光明寺到今传其说。
宁静子曰:明史有云,日本故有王,其下称关白者最尊显。时山城州渠信长为此职,偶出猎,遇一人卧树下,惊起冲突,执而诘之。自言为平秀吉,蹻捷有口辩,信长见而悦之,令牧马,名曰木下人。是传会之最可笑者。特疑丰公之自作姓曰木下,必有所由,及得此说,意始释然。因附记于此。


歌人幽古

织田右府之遇弑也,筑前守秀吉既与毛利氏和,兼程东上,讨逆贼光秀,逗姬路者一日,尽收金银以为军资。署分既定,是夕浴罢,呼堀久太,语之曰:“此城无用守备也,吾将一掷赌天下,子以为何如?久太曰:“然。以仆观之,潮候正好,势不可不扬帆。”有善和歌者幽古进曰:“譬之芳山花盛开,安得不一往而观之。”黑田孝高自旁赞之曰:“纵欲观花,时不至则不能矣。今也风绽雨坼,自娇招人,时乎时乎!宜以此役为观花之始耳。”
宁静子曰:复仇之举,以顺伐逆,天人所共与,谁能御之?今观三人之言,当时光景,千载可想。其一战鹰扬,勃然以兴者,何足怪哉?


贱岳之役

贱岳之战,中川清秀败死,诸砦皆惧,结束欲退。神子田半左大声呼曰:“明且羽柴氏大军至矣,诸君努力!"诸砦闻之,复皆固守备。当是时,黑田孝高亦守一砦,知其不可支,自决死。召栗本四郎谕之曰:“汝护阿吉而逃,勿使黑田氏无后,其功百倍于共死。”四郎勉强从之。阿吉,长政小字也。途问曰:“率我将何之?”四郎泣告实。惊曰:“大人每戒儿云:‘武夫之子,有进勿退。’今而逃,是负平生戒也。”策马北驰。是夜秀吉果至,砦遂得不陷。是系长政十岁时之事。
宁静子曰:如水之智,而一时不如神子田先见,天也。抑阿吉之以十岁决进退,亦可以卜前程矣。


羽柴氏神速

越将作间盛政,既得中川清秀首,傲然以为无敌己者。当此之时,筑前守秀吉在大垣,闻柳濑败闻,抵掌曰:“我得大捷矣。”单骑北驰,步骑数千,及于中途。日暮达贱岳址,距盛政砦二里而阵。盛政驰人致书曰:“何来之速,请待天明,一决战耳。”秀吉答书曰:“言当自我发,乃为公所先耶?明且快战之事,谨领命矣。”使者既去,秀吉冷笑曰:“异域张子房,吾不之知。方今在我日东,谁复有以智先我者乎?”命设炬火于山野,数里照映,煌煌如白昼。越人夜袭之计遂沮。明旦与盛政大战于岳南,乃有七枪之捷。
宁静子曰:盛政刚愎自用,适足以丧师误国矣。而羽柴氏之决胜千里,炳若观火,然则不知张子房云者,乃其所以自知也欤?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10-3-22 02:18:45 |显示全部楼层

石田三成

丰公秀吉尝放鹰于野,渴甚,投一僧寺,乞茶太急。有行童进一大碗茶,微温盛到七八分,公一吃称快。更进一碗,少热不满半碗,公徐吃了,又要一碗。于是代以小碗,太热不可遽口。公爱其才敏,请之主持僧,携归以为小臣。渐爱宠之,后竟列为五奉行,石田治部少辅三成是也。
宁静子曰:石竖子一生所为,不出于此伎俩,所谓小人可小知而不可大受者。丰公乃大擢用之,竟误国家大计也。噫!知人之难,猿公之智,且有不免欤?


附记

一岁暴风雨,淀水大溢,堤防善崩。奉行三成急发京桥口米库,出数十百囊,命土民尽运,以塞其坏处。继而雨止水退,三成下令曰:“速造土豚以代米囊,则听汝等所取。”民争趋之。不日堤成,而坚实倍乎前。三成之敏慧投机率类此。

岛左近

石田三成封于水口也,丰公问曰:“汝得人焉乎?”曰:“得一人焉,曰岛左近。”公曰:“孤亦闻其骁名矣,是岂以薄禄仕汝小家者乎?”三成曰:“臣封四万石矣,今割其半以与之,是以能留耳。”公叹曰:“君臣同禄,古所未闻,汝而能为此伟举,渠亦感激报之也必矣。”乃召左近,赐外套一领以勉之。
宁静子曰:近世侯国之臣,有分二百石之半,养流落归化之士者,世传以为美谈。况以一城之主,待其臣之厚如此,则天下之士,孰不愿仕其家哉?后人不以其人废其事可也。虽然,三成此举,所谓不可无一、不可有二者。


小田原之役

天正十八年三月朔,关白丰公自将步骑十七万,东征北条氏。前队诸将先发在骏河,内府信雄军于三枚桥,东照公军于长漥。二十六日,丰公率诸军至骏河,内府照公与诸将士迎之浮岛原。关白被绯甲,戴唐冠,带金粧太刀二口,执彤弓,骑金甲马而来。扈从士皆异样戎装,鲜丽夺目,而茶筅背旗,皤叟装束,尤奇异可骇云。继而关白过二公前,忽然(瞥然)下马,抚刀揖二公曰:“闻卿等异志,有一角斗耳,疾起决雌雄。”信雄赧然无言,惭汗浃背。照公则徐进,飏言于众曰:“当出师之初,先拟一刀于此,实是行之大庆,敬贺敬贺!”诸将士同声拜贺。关白乃超乘而上,扬扬举鞭以驰。众莫弗感叹照公勇智。
宁静子曰:丰公在千兵万马之中,能笼罩群雄如此,而内府之怯懦,照公之沉勇,隐相默度,早已算定于胸中矣。他日八国之封,远地之谪,盖皆决于此焉?想见当时公目中既无关左,而视北条氏,不啻孤豚也。
又曰:丰公之灭北条氏,张宴于石垣山,以劳诸将士,要信雄舞古谣一曲。信雄恚其侮己,故作不祥舞以应之。丰公大怒,遂夺其封,放之那须野。是可以见其庸才矣。虽然,后之奉暴主者,亦不可不以信雄为鉴戒也。


附记

有两骑将负巨背旗,配大保衣,过阵营之前。丰公望见异之,使行人问起名。使者驰呼曰:“主将之命也!各通姓名!”二骑不答。使者反命。公曰:“汝不下马而问,失军礼,其不答宜矣。”更遣他行人,二骑乃下对曰:“小早川臣河田八助、楢崎十兵。”后征韩之役从隆景,屡与明兵战,河田背旗、楢崎保衣,并以雄伟非常,耀名于异域。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無劍道主

Rank: 12Rank: 12

帖子
8428
精华
4
发表于 2010-3-23 18:29:42 |显示全部楼层
寫的蠻有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永远的光荣 ( 京ICP备11036817号  

GMT+8, 2018-2-24 02:24 , Processed in 0.04651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