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永远的光荣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59|回复: 0

大隈重信为《北支那战争记》作序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15-9-5 05:04:31 |显示全部楼层
       英人某所著《北支那战争记》译成。余读之,慨然掩卷。叹曰:“甚哉,清国之祸也!城池不守,宗庙不保,君臣惶遽出走,终至为城下之盟而止,何其惨也!”盖我亚细亚洲之于欧米诸洲,一则锁国自足,一则航海往来,以拓境土为先务。其风俗人情大不相同。而大抵我之视彼,不异仇雠。曰夷狄也,禽兽也,窥我也。而清国为最甚。是故道光鸦片之乱,一败涂地;流血未干,又有此祸。平时自称堂堂中华,一旦有事,不免为欧人所蹂躏。顾先后二役,其迹虽异,考其所由,未尝不原于风俗人情之陋且固也。虽然,缔交订盟,信义相亲,宇内万国之公道,苟秉国钧者,务革其陋去其固,诱导振作,能得其方,则旧习之弊可得而除矣。向使清国虑出于此,则甚或销祸乱于未前,而城池可守,宗庙可保,又焉有君臣出走城下为盟之辱。吁!是岂独为清国慨而已乎哉!
明治七年十月

按:《北支那战争记》,即英国翻译官郇和(Robert Swinhoe)根据自己随行日记整理所著《1860年华北战纪》。明治七年,即1874年。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永远的光荣 ( 京ICP备11036817号  

GMT+8, 2018-2-26 10:59 , Processed in 0.03481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