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永远的光荣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62|回复: 3

日本在山西兴办文教的尝试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15-8-11 16:43:28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殖民统治者对山西青少年推行奴化教育


日伪出版的《山西新民报》

  对孔子的祭祀,主要有“春秋上丁两祭”和“圣诞祭祀”。所谓“春秋上丁两祭”是指每年农历二月、八月的第一个丁日祭祀孔子的活动。所谓“圣诞祭祀”是指每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为孔子诞辰举办的祭祀活动。这些尊孔活动,山西省从1923年以来已经停废不举,省内文庙大多坍塌,祭祀礼器及文物几乎全部丢光。七七事变后,这些文庙遭到更大的破坏,更无人去搞祭祀活动了。

  1938年2月,伪华北临时政府秉承华北方面军旨意,命令各沦陷省份恢复春秋上丁两祭孔子诞辰祭祀。伪山西省筹委会接到命令后,随即通令各市、县,市、县直接通知学校遵命筹办,并督饬太原市长及阳曲县知事将省城原有太原府文庙重新修葺,配购礼器,于是年恢复春秋上丁两祭和圣诞祭祀。其后,伪省公署还为祭祀制定了典礼程序。这种死灰复燃的活动,一直延续到日本战败投降。每次祭祀活动均由伪省公署出面通知“中日各长官代表”、各校师生、街长、各业公民代表及市民参加,每次参加者均不下三四千人。

  祭祀时,设有承祭官、导引官、典仪官、执事官、陪祀官、司香官、赞引官、奉爵官,还有唱乐舞生等,并奏“昭平之章”乐曲,上香、上祭品,行三跪九叩大礼。这些人蓝袍黑褂穿梭往来,如演戏一般。

  这种活动,在伪晋北政厅也得到恢复。1939年春,晋北政厅委员长夏恭向日军驻该厅最高顾问前岛建议,要求恢复春秋上丁两祭。前岛高兴地表示赞同:“很好,满洲国早已实行了,日本也尊重孔子的。”于是,晋北政厅文教科礼教股下令大同县文教股筹办。大同县文教股李保奉命后,搬出祁晋康、曹履中两个清末秀才担任司仪,备好牛羊供品,在太宁观庙内举行了春丁祀孔典礼。这天夏恭、财政厅长崔学闵、民生厅长吕登瀛,晋北政厅股长以上伪职官员、各机关团体人员和中等学校全体师生参加了典礼仪式。日军也派代表到会场观礼,实行监督。典礼后,大汉奸夏恭无耻地对前岛说:“中国不尊敬孔子,皇军来中国反而尊敬孔子,奉行春丁祀礼,真是王者之师,救民于水火之中。孔子在天有灵,也要赞称日本皇军大大的好!”夏恭常常无耻地用这些话四处宣传日军尊重中国文化礼教、日军是真心搞“中日亲善”,麻痹人们,凡是有爱国心的中国人都在背后骂他是:“夏恭无耻,忘了祖宗!”

  为了建立并巩固殖民统治,日军在沦陷区积极推行奴化教育,以维护其侵略的统治。这种教育的目的是使受教育者忘记自己的民族、人民和祖国,无耻地出卖自己的肉体和灵魂,心甘情愿地充当外来侵略者的走狗和爪牙。其教育方针在各个时期都有自己的特点,但万变不离其宗,即:麻痹思想,毒化精神,训育汉奸,为长期奴役中国人民服务。最初,日军在学校和社会主要大肆宣传“中日同文同种”,“亲仁善邻”,继而是“剿灭GCD”,“和平反共”,1940年7月,伪华北教育总署推出了八项“训育实施方针”,其陈词滥调的奴化教育趋于系统化。

  日军推行奴化教育的主要方式是在学校教育实行崇日复古,注重儒教和修身,废除了七七事变前印发的各类教科书,不论删改与否,一律禁用。改用由日军授意,伪华北政务委员会编写的汉奸卖国教科书,将日语升级为各级学校的必修课,篡改了历史和地理课的内容,美化日本对中国的侵略。目的在于注入封建道德和同化政策,消除青少年的民族感。

  日伪控制舆论华北沦陷区新闻界的最高统治机构是华北方面军报道部。各沦陷省的新闻界除垂直受其领导外,还受所在省日本陆军特务机关管辖。山西新闻界即兼受山西陆军特务机关管辖。

  日伪统治山西期间,山西派遣军盘踞的区域主要有《山西新民报》《晋南晨报》两家报刊,此外还有一种日文版的《东亚新报》,以及太原放送局(即广播电台)。在蒙疆兵团盘踞的雁北地区,设有“蒙疆新闻株式会式大同支设”,出版有《晋北报》。
  日寇通过报纸、电台、书刊等新闻舆论进行殖民主义的奴化宣传,宣扬“王道乐土”、“大东亚共荣圈”、“同文同种”等,并网罗一批汉奸文人充当他们的御用宣传工具,使之成为日寇侵略的应声虫、传话筒、吹鼓手。比如《山西新民报》所载内容主要是以下几类:日本侵略理论、奴化中国人民的说教、“皇军赫赫战果”、“日伪要人的活动”、中国封建文化中的糟粕等等。

  制造民族分裂七七事变后,华北方面军组织伪“中国回教联合会华北联合总会”,1939年春华北联合总会即派人到太原策划在山西建立“区本部”和“分会”。日本人说这目的是“为了日、回亲善,东亚和平”,并要求“凡有清真寺的县市,都要成立分会”。

  不久,“太原区本部”成立,统管市县镇设立的分会。日军想找晋城县一位在山西享有较大名望的回民马骏担任委员长,但此时,马骏正领导着他组建的“回民抗日义勇军”,活跃在晋城一带的深山老林里(后马骏被叛徒出卖而被捕,但仍然宁死不任伪职)。

  日本侵略者为推行民族分裂政策,还曾多次邀请回民去日本访问,让他们回山西后宣传“日本尊重回民”,实质上是想让回民服服帖帖地效忠日本,但这些人回国后,在报告中把看到的、听到的和思想感受只能埋在心里,讲出来的,只能是一通美化日本的谎言。

  宗教和帮会活动借用宗教及封建帮会组织实施精神上的毒化和侵蚀,妄图麻痹山西人民的思想,瓦解山西人民的民族意识,使山西人民成为其可以永久奴役的工具。

  当时主要帮会是冯司值为委员长属于青帮的“安清同义委员会”,在山西沦陷区都设有分会。山西个安清同义委员会分会每月须将会员发展情况及搜集到的情报上报到太原安清同义委员会,再由其汇总呈报山西陆军特务机关。日本战败投降后,这个反动帮会被阎锡山收罗,改称“太原安清进步委员会”,使其继续存在,并大规模发展会员,为其反共效力。

  伪省长苏体仁的亲家郑心泉成立“红万字会”,每周六,该会扶乩请神,利用神鬼替日本侵略者进行奴化宣传,要参加该会的人“听天命之所在”,“实行东亚和平”。同时,日军还利用传统宗教如佛教、道教控制宗教人员,调查百姓思想、动向,并在道场和庙会宣传愚民政策。如大同道教会每逢庙会,都要召集全城男女借念经祈祷的机会,替日军宣传什么“皇军武运长久、大东亚战争胜利、中日亲善”等等。晋北佛教会则在日军举行“慰灵祭”时,到场替死鬼念经,祈祷超脱。而这些死鬼,正是在战争中被中国抗日军民击毙的日本侵略者。

  本版撰文:樊吉厚张铁锁刘益龄董剑云(山西省史志研究院)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53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禁止访问

单手百人斩

帖子
179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5-8-24 09:12:01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 我若向火汤火汤自枯竭
我若向地狱地狱自消灭 我若向饿鬼饿鬼自饱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15-9-5 22:55:34 |显示全部楼层
1937年日军侵入山西后,为了配合日闫的殖民统治和加强奴化宣传,1939年4月1日在临汾创刊了伪《晋南晨报》。伪《晋南晨报》是由《北京晨报》分出来的。伪《北京晨报》原为国民党政学系在北方最大的机关报,每日出版四大张。到1939年日军华北军报道部为了更好的控制各省的报纸,令《北京晨报》停刊,将该报人员和设备,分成两部分,一大部分去河北保定创刊《河北日报》,一部分派到山西临汾创刊《晋南晨报》。这个报的社长、编辑、记者到排字、印刷工人都是《北京晨报》的原班人马;连同机器、材料、铅字、字架、办公室各项用具、以及日常生活用具、炊事用具等都是从北京运到临汾的。
伪《晋南晨报》社长是《北京晨报》外勤记者林朝辉、总编辑曹见微,记者张建武、文艺编辑王永言(王仲明)、总务张子畅和翻泽杨某。1939年3月在日军的保护下,人员和器材运到临汾,开办费3000元,由日军报道部对华班拨给,出版以后每月由驻地日军参谋部报道班支付津贴1000元。
在筹备期间,一切全靠日军特务机关的宣传班和宣抚班(后合并于新民会)、伪县暑协助。伪《晋南晨报》出版后其发行主要依靠特务机关经常召集各县县长会议,在会上向各县推销,临汾城内发行报少,只限于东关和城内十几家商号。
当时创刊报纸,困难很多,首先是新闻稿子的来源问题,因为临汾既无通讯社,也无电报稿,只靠日军驻军计划部油印的“阵中纽司”(即阵中新闻,日文,每日八开一张)翻泽过来为唯一的新闻来源。其次是地方新闻,只有县公署和警察所是采访对象,每天几乎没有稿源。唯一新闻来源“阵中纽司”,本是前一天收听的纪录新闻,等翻译过来登出去,已是旧闻了。所以,人们对伪《晋南晨报》评论说:“不是新闻报,是旧闻报”。为了拼揍出版,不得不剪取北京各报来补白。
在发行方面,伪《晋南晨报》只有依靠日伪势力以摊派的方式来推销。由临汾分配到各县、各县公署又把任务派到各村。报纸出版仅一个月,总编辑曹见微和翻泽杨某都因种种原因不干了。社长林朝晖在当地雇用一名日本浪人千千和一男,担任翻泽工作。曹见微走后,林朝晖回北京物色编辑,《武德报》方面答应给他调人,那时日伪新北平社长凌抚元介绍关昨非到报社担任编辑。随后《武德报》又介绍姜济民和葛令文两人到报社担任编辑。
为了扩大伪《晋南晨报》发行地区,1940年6月又在运城设立了《晋南晨报》运城分社,李吕三任社长,葛令文为驻运城记者,李担任发行工作,葛担任采访,负责收集河东各县消息。
伪《晋南晨报》在临汾关于新闻稿的登载,沿袭了国民党每晚阅各报定稿付印最大样的制度;关于本地区的战事,即所谓“讨伐”、“扫荡”,一定夸大其词登在头条位置,对地方上哄骗人民的集会,如临汾尧庙大会、解县关帝庙大会、赛马场会等,也要大肆宣传。日军对高级汉奸外出活动,要求随时报导,如伪山西省长苏体仁到晋南视察,日军临汾特务机关宣抚班长福田特到报社,邀同到侯马车站迎接。苏由太原直到运城,然后返回视察曲沃、临汾、洪洞、汾城、霍县等地,社长始终陪同,一直送到管界外,每天在报上都能看到伪省长出巡的新闻。这种采访新闻的方法,一直为日伪各方所沿用。
1938年9月16日,在日军的指示下,伪《晋南晨报》出刊过一次号外,内容是日本关东军在张鼓峰事件受挫以后,日本政府与苏联政府之间签订的“互不侵犯条约”。日军在欢喜若狂的情况下出刊号外《晋南晨报》从未登过。日军突然出刊号外,正好自暴其短。
报社印刷所由排字房和机器房两部分组成,除每日出版报纸外,兼营印刷业务。所谓所刷业务,就是日军驻军的印刷所,专给它们印宣传品,凡为日军侵略政策服务,麻痹人民抗战意志,瓦解抗敌军队的宣传品,大部在印刷所印刷。如瓦解军队的“回心证”、“返乡证”,拉拢人民的“通行证”、“良民证”等,以及连篇累牍的“中日亲善”、“建设东亚新秩序”等侵略谬论,都是这个印刷所的“副业”。兹将事实概述如下:
在临汾的日本驻军,1940年前为师团长谷口元治郎、参谋长矢崎勘十,1940年后为师团长田边盛武、参谋长田岛彦太郎,到1940年后半年田边盛武升任华北方面军参谋长,田岛彦太郎升任北京兴亚院少将顾问。前两个参谋长特别注意宣传,所以宣传品最多,报社为此添制了彩色石印机。
在日军谷口部队驻临时期(1938—1940年),侵略军极力向外扩张。由于日军的残酷掠夺和特务的仗势横行,人民群众避难一空。针对此情,日本参谋长矢崎勘十,采取了很多措施。如对邻近各县集镇的庙会、集市、赛马会、运动会等尽力恢复(尧庙大会、关帝庙会),该创办的创办。借着各种会散发各种宣传品,宣传其侵略谬论,麻痹人民。宣传品经常有两种,一种即所谓“讨伐”时用的专对中国军队宣传的;一种是各种集会庙会用的,专对人民群众宣传。传单内容总是千篇一律:“不要同强大的日军作战,应当携起手来,共同努力”、“中日亲善,同文同种”等侵略谬论,并着重说明“回心证”、“还乡证”、“通行证”等就是欢迎你回来的最后证明,请和你们的父母、妻子团聚吧等等。
伪《晋南晨报》出版3年多,在日军报道部提出一省一报口号下,1942年8月与《山西新民报》合并。在未合并前,日本驻军报道班为了便利日本商人,曾出版日文临汾小报,八开一张,由报道班供稿和编辑,在报社代印,印发数目不少,与《山西新民报》合并后,小报停刊了。
合并后伪《晋南晨报》分成三部分,报社编辑人员改组为《山西新民报》临汾支社,由原社长担任支社长,专作冀宁陕各县新闻的采访工作。印刷工人组成印刷厂,由日人千千和一男担任经理,专作印刷业务。原伪《晋南晨报》改为《山西新民报》运城支局,由临汾的编辑王英楷任支局长,专做运城地区新闻收集工作。伪《晋南晨报》至此即告结束。
注:《武德报》是日军侵华期间在北京出版的一份不定期刊物,专供给各日伪机关阅读。因日军报道部对华班设在其内,故该报成为华北日伪报纸的统治中心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30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帖子
195
精华
0
发表于 2016-6-5 15:24:30 |显示全部楼层
祭祀孔子这个事情,就不好评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永远的光荣 ( 京ICP备11036817号  

GMT+8, 2018-2-18 05:43 , Processed in 0.03035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