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永远的光荣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69|回复: 2

阿散蒂的金凳子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15-7-18 17:45:1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伊文子秀虎 于 2015-7-18 17:59 编辑

□高秋福
到加纳访问,我首先想到的是去阿散蒂。

    阿散蒂是加纳的十个行政区之一,位于这个国家的中南部。从加纳首都阿克拉到这个行政区的首府库马西,开车只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这个地区之所以令人感兴趣,主要不是因为其经济和文化比较发达,而是因为这里曾建有阿散蒂王国,并且至今还有这样一个王国存在。标志这个王国存在的,是300多年来有19代国王传承,还有一把带有传奇色彩的金凳子。

    金凳子"从天而降"

    金凳子用阿散蒂盛产的黄金制做,是阿散蒂王国的镇国之宝。从照片上看,金凳子呈"工"字形,下有一个圆型的底座,上有一个一尺多长的座面。座面中间平而宽,两端窄而圆,微微向上翘起。支撑在底座和座面之间的是一个高不足盈尺的很粗的圆柱,圆柱两边各有一个装饰性的齿状侧撑。关于这个金凳子的传说很多,说法很不一致。我们在库马西采访了王国史专家、王宫博物馆馆长奥塞·夸杜博士。他不但给我们作了权威的介绍,还带领我们参观了王宫博物馆中金凳子的仿制品。

    原来,加纳是西非地区的一个古老王国。这个黑人王国辖有许多小的部落国。根据古老的传统,这些部落国都有用当地特产的乌木精心制做的一把凳子,俗称黑凳子,专供大酋长在登基和其他重大庆典时使用。久而久之,黑凳子就成为这些部落国家及其王权的标志。到公元17世纪末期,在现今加纳中北部,出现强大的阿坎人建立的登基拉国。这个部落国辖有不少小的藩属国。这些小国以沙金、木柴、女人、建筑用红土等实物定期向它纳贡。后来,有些小国不堪重负,纷纷叛离。这些叛离的小国为求自保,就酝酿建立联盟问题。就在这时,其中比较强大的库马西部落国的大酋长奥比利·叶波阿宣称,他做了一个梦,梦中见到一把个大扫帚。他的朋友、阿格纳部落国的大酋长奥孔夫·亚莫阿圆梦说,这是先祖显灵,谕示各部落"要像扫帚苗一样紧紧捆扎在一起"。于是,叶波阿就召开所有叛离部落国的大酋长开会,将这一"祖谕和神启"宣示,并决定建立一个部落国联邦,共同对付登基拉的欺凌。联邦就叫"阿散蒂",意为"因战争而合为一体"。

    联邦刚刚建立,即遭到邻近另一个王国多尔马布的进攻,叶波阿和亚莫阿先后战死。1697年,他们的的职位分别由奥赛·图图和奥孔夫·安诺凯继承。图图是库马西部落的第50任大酋长,治怀高远。安诺凯长期担任各部落都崇信的原始宗教的祭司,擅长魔法闻名遐迩。他们两人从小就相知,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经过商议,再次召开大酋长会议,决定联邦必须统一由一位国王来领导,所有大酋长必须向他效忠。但是,这位权力至高无上的国王由谁担任呢?安诺凯在会上提出,这个问题必须通过祈祷由先祖和神祗来决定。祈祷的日子到了,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敲锣打鼓,载歌载舞。所有的大酋长也都到来,并都希冀自己被先祖和神祗选中。在喧嚣的锣鼓声中,安诺凯手执宝剑出现在众人面前。他先是挥舞一阵,然后用力一戳,宝剑深深插进土中。他让人们把剑拔出来,可是谁都拔不出。人们更加相信他身怀魔力神法,能够制造奇迹。这时,他一边跳舞,一边把双手伸向上苍。不一会儿,只见天空乌云密布,从天际传来震耳欲聋的雷声。随后,只见一个金光闪闪的凳子从天上飘落下来,直落到奥赛·图图的怀中。安诺凯于是宣布:"来自上天的金凳子,带来的是阿散蒂国家的精灵,认定图图为阿散蒂的王中之王。"人们都佩服安诺凯的法力,对他说的话坚信不疑。在场的大酋长都献出象征自己权威的黑凳子,点起一把火烧掉,"让所有酋长国的精灵都汇聚到金凳子之中"。同时,他们还纷纷献出自己的一些指甲和头发,点火烧成灰。他们把一部分灰涂抹在金凳子上,一部分搀和在酒中同酌共饮,表示决心"捐弃前嫌,团结一致"。这样,历史上的阿散蒂联邦宣告正式建立,图图被拥戴为联邦的首任国王。金凳子则成为阿散蒂王权的象征,阿散蒂王国的标志。

    谈到这里,夸杜博士说,这些当然都是传说,但这些传说还是比较可信的。加纳盛产黄金,后来被英国殖民者称为"黄金海岸"。阿散蒂是加纳主要的黄金产地,因而才有用黄金制作凳子之说。当年,阿散蒂流行崇奉祖灵和天神的原始宗教。图图和安诺凯正是利用人们的这种宗教信仰,经过精心设计,顺利达到了自己的政治目的。

    战争围绕金凳子展开

    在联邦建立之后的300多年中,征服与保卫阿散蒂的斗争,在一定意义上说,都是围绕着这把被阿散蒂人视为"圣物"的金凳子展开。夸杜博士说,这些大多有文字可查,已不再是口头传说。

    图图国王在联邦建立后决定首先向多尔马布隆人复仇。为此,他亲自领兵出征,不但打败他们,还俘获其国王。他听从安诺凯的建议,对战败国实行怀柔政策,不把其百姓贬为奴仆,而是视为兄弟,不把其国王杀死,而是给予一定的荣誉职位。这样,阿散蒂就安抚住邻近各部落国的民心,使一些小部落主动归顺。然后,图图国王考虑任何对付登基拉。这个自视"强大无比"的王国,得悉阿散蒂联邦建立,就派来使臣,要求解散联邦,交出金凳子。图图国王断然把使臣斩掉,将人头和一些石头送到登基拉。他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向登基拉宣战。他很快就打败登基拉,俘获其国王恩提姆·吉亚卡里,并将他处死。从此,阿散蒂更加巩固和强大,将库马西正式建设为首都。

    阿散蒂联邦经过五六代国王的治理,领土不断向南扩张,引起早已进入"黄金海岸"南部沿海地带的英国人的忌恨。他们利用阿散蒂联邦的松散联合,挑拨各部落国之间的矛盾,推行分而治之的殖民扩张政策。因此,阿散蒂同英国人先后打了9场战争。1805年,隶属阿散蒂的阿辛部落的两名酋长叛逃到沿海地区的芳蒂部落,阿散蒂要求引渡。但是,芳蒂部落依仗英国人的庇护,拒绝了这一要求。次年5月,阿散蒂军队在国王奥赛·图图·夸姆·阿西贝·崩苏率领下击败芳蒂,英国人被迫承认整个芳蒂地区属于阿散蒂联邦。而就在这时,另一个酋长国基亚曼的大酋长夸德沃·阿丁克拉·卡卡里企图坐大,自己也制做了一个金凳子。阿散蒂人认为,这是一种挑衅和叛逆行为。于是,崩苏国王立即派遣使臣去基亚曼索要金凳子。卡卡里迫于阿散蒂的威力交出了金凳子,但他随后又制做一个。崩苏国王又派遣使臣前去索要,但卡卡里这次却拒不交出。崩苏国王极为恼怒,当即向基亚曼宣战。经过激烈战斗,卡卡里仿制的金凳子被捣毁,他本人被打死,其头骨作为战利品被送到库马西。从这一事件可以看出,阿散蒂将金凳子视为王权的象征,是容不得任何人加以挑战的。

    阿散蒂日益强大,英国人更加不安。1824年,英国的塞拉里昂和黄金海岸总督查尔斯·麦卡锡亲自率领一支由正规军和盟军组成的庞大部队攻打阿散蒂。经过几天的战斗,麦卡锡的军队弹尽粮绝,纷纷败退。麦卡锡自己身负重伤,自杀身死。他的头颅作为战利品被送到库马西。这是英国人直接出面同阿散蒂进行的第一场战争,结果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阿散蒂新任国王奥赛·亚沃·阿考托受先王战争胜利的鼓舞,于1826年向沿海一些亲英部落发动战争。为鼓舞士气,士兵们抬着金凳子奔向战场。但是,他们遭到英国和沿海各部落联军的抵抗。在多多瓦的战斗中,阿散蒂军队失败,金凳子被联军夺走。后来,孔塔纳斯和德瓦本两个部落联军奋力相拼,才把金凳子夺回来。但是,阿散蒂被迫同英国人签订和约,赔偿英国人的战争损失。从此,阿散蒂开始由强盛转向衰落。

    英国人决心将整个黄金海岸都变成殖民地。为此,从1863年到1874年的10多年中,英国人又多次向阿散蒂发动战争。1874年1月,英国政府任命加尼特·沃尔斯利领兵对阿散蒂进行讨伐。他率领从塞拉里昂、尼日利亚、冈比亚和牙买加征集的4000多人和从英国本土调集来的3营人,装备着先进的武器,步步向阿散蒂进逼。他首先向新登基的阿散蒂国王考菲·卡卡里提出,要想和好,必须把金凳子的几个可能继任者交出来作人质。卡卡里不接受。于是,沃尔斯利就率军向库马西进发。2月初,英军占领库马西,炸掉王宫,烧毁城市。阿散蒂被迫于这年的3月在福梅纳签署屈辱的和约,放弃阿辛、阿基姆等部落的土地,赔偿英国人黄金5万盎司。

保卫金凳子的女英雄

    20年过去后,英国新任黄金海岸总督威廉·马克斯韦尔给阿散蒂国王普列姆佩一世写信,要求准许他派遣代表常驻库马西,准许任何愿意归顺英国统治的部落都脱离阿散蒂联邦。普列姆佩一世不同意,马克斯韦尔就以动武相威胁。1896年1月,他派兵包围库马西,将普列姆佩一世及其家人、臣属、酋长等56人逮捕。他先是将他们羁押在沿海地区的城堡。一年之后,他强行将他们流放到塞拉里昂,再从那里流放到远在印度洋上的塞舌尔岛。他声言,赶走阿散蒂国王,再搜交金凳子,一定使阿散蒂彻底覆灭。

    可是,出乎英国人意料的是,他们不但没有瓦解阿散蒂,反而使阿散蒂人更加团结。他们秘密组织起来,决心保卫金凳子,决不让这个"民族之魂"落到英国人手中,成为大英博物馆的展品。于是,阿散蒂历史上最激烈的一场金凳子保卫战就开始了。

    1900年3月,英国新任总督阿诺德·霍奇森来到库马西,把所有酋长召集到一起开会,要求立即把金凳子交给他。酋长们都默不作声。这时,一个年逾花甲的女人忽然站起来。她叫雅阿·阿散蒂娃,大约于1832年出生在埃德维索部落一个以勇猛著称的名门之家。她长期务农,勤劳好施,深得族人好评,50多岁时成为这个部落最有影响力的"母后"。在普列姆佩一世遭流放时,埃德维索部落的大酋长考菲·阿夫兰也一起遭流放。于是,阿散蒂娃就成为这个部落的代理大酋长。她对英国总督说,要想得到金凳子,就必须把普列姆佩国王放回来。总督当然不答应。会后,阿散蒂娃把酋长们召集到一起,呼吁他们"以阿散蒂人的鲜血誓死保卫金凳子"。会散后,她急匆匆赶回自己的部落,为战争作准备。其实,英国总督早就从一个告密者那里得悉金凳子藏在一个叫巴雷的地方。因此,他连夜派兵奔赴那里。阿散蒂娃早就预计到敌人的阴谋。她率领族人进行伏击,迫使英国人无获而返。

    这样,阿散蒂娃就等于向英国人正式宣战了。她的部队将霍奇森及其700多名士兵围困在库马西的城堡里。很快,他们的食品就没有了,并且发生传染病。霍奇森被迫提出双方停火。阿散蒂娃回答说,要停火,必须先让普列姆佩国王回国,放弃索要金凳子。霍奇森不答应,携带一些人偷偷从城堡逃走了。此后,他从英国在西非的其他殖民地调集来1400多名增援部队。阿散蒂娃率领的部队一时也增加到5000多人。她采用正面进攻、侧面骚扰、暗中伏击等多种战略战术同英国人周旋。但是,阿散蒂娃主要以棍棒作武器的部队,当然抵挡不住霍奇森用洋枪洋炮武装起来的士兵的进攻。经过8个多月的战斗,她于11月被打败,只身躲藏到一个小乡村。英国人悬赏捉拿她。翌年3月,她被英国殖民当局捕获,也被流放到塞舌尔岛。1921年9月,她客死在整个远离自己祖国的异邦他乡。阿散蒂娃的反抗失败了,但是,她的英勇行动却永久被人传颂。她被加纳、甚至整个非洲誉为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女英雄。她所捍卫的金凳子,开始隐藏在巴雷附近的一个洞穴中,后来转移到瓦瓦塞,又从瓦瓦塞转移到阿波吉亚。这件被阿散蒂民族视为"圣物"的金凳子,始终有人日夜守候,从没有落到英国人手中。

    国王重新坐上金凳子

    阿散蒂于1902 年被正式划归为英国的殖民地。可是,阿散蒂人从来没有停止为释放他们的国王而进行的斗争。

    1920年,英国新任总督格吉斯伯格提出,他可以让普列姆佩国王返国,但阿散蒂人必须先交出金凳子。阿散蒂的酋长们拒绝了英国人的引诱。岂料,就在这时,金凳子落到6个阿散蒂"邪恶份子"手中。他们之中有酋长,也有金匠。他们利益熏心,相互勾结起来,将金凳子上面的一些金饰物偷走了。消息传开,阿散蒂群情激忿,表示一定要严惩歹徒。大酋长们在库马西开会,决定成立特别审判庭来审理这一案件。根据阿散蒂的法律和传统,对偷窃者必须严惩,更何况偷窃的是国宝。6名罪犯很快被抓获归案。审判庭将他们判处死刑。这时,英国殖民当局出面干预,说"量罪太重",将死刑改判为监禁和流放。这引起阿散蒂人的强烈不满,也引起他们对英国人在这件"窃国案"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的怀疑。一时间,抗议活动遍及整个阿散蒂,并扩展到加纳其他一些地区。英国人进一步认识到,金凳子对阿散蒂人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从此,他们再也不追索金凳子。

    经过阿散蒂人民的长期斗争,英国殖民当局终于同意普列姆佩一世国王回国。1924年11月,在离开阿散蒂28年之后,普列姆佩一世终于回到故土。英国殖民当局一再申明,普列姆佩一世现在已不是国王,只是一介普通公民。但是,阿散蒂人还是对他表示了热烈的欢迎,认为他是自己的国王,是阿散蒂民族团结的象征。他们强烈要求恢复他的至尊地位。1926年,英国殖民当局部分接受阿散蒂人的要求,确认他为库马西邦大酋长。根据阿散蒂的习俗,库马西邦大酋长就是金凳子的占有者,而金凳子的占有者就是阿散蒂民族之王。因此,普列姆佩一世登上库马西邦大酋长之位,就意味着恢复他的阿散蒂国王的职位。随后,他移驾离开整整30年的王宫。几经转移而在民间长期保存的金凳子,最后也回到王宫中珍藏。

    1931年5月,普列姆佩一世驾崩。一直辅佐他的侄子奥乌苏登上金凳子,改称普列姆佩二世。普列姆佩二世心怀大志,决心恢复早已解体的阿散蒂联邦。在原来组成阿散蒂联邦的27个部落王国中,有17个表示赞同和支持。英国殖民当局看到恢复联邦对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利之处,也就顺水推舟表示支持。这样,1935年1月,阿散蒂联邦恢复,由库马西大酋长普列姆佩二世担任联邦的国王。当然,这时的联邦已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只是英属黄金海岸的一个行政区。

    到20世纪40年代,随着现代民族意识的觉醒,民族主义政党纷纷成立,传统的王权进一步衰落。夸杜博士说,普列姆佩二世看到这一点,就尽量减少对政治事务的介入,而更多地关注本地区的文化教育、卫生医疗、经济发展和公共设施建设。1957年,加纳独立之后,阿散蒂是一个直接受中央政府管辖的行政区,但阿散蒂王国仍然保留下来,成为共和国中的一个"国中之国"。同时,国王也保留下来,成为与共和国总统并存的一个传统的地区性部族领袖。国王已不再拥有任何政治实权,但仍享有独特的社会地位,拥有较大的社会影响,在各级政府和部落之间发挥协调作用。金凳子则成为阿散蒂和整个加纳的民族之魂、国家之宝,受到人们的尊崇,得到悉心的保护。

    金凳子崇拜风靡加纳

    金凳子平时保存在王宫中,只在举行重大庆典活动时才拿出来供人们瞻仰和膜拜。据专门采访王宫事务的加纳记者帕特里克·菲列姆逄讲,从1931年到2000年,金凳子在公众面前并没有出现几次。一般的说法是三次,分别是1935年普列姆佩二世的登基庆典,1970年奥珀库·瓦尔二世的登基庆典和1999年奥珀库·图图二世的登基庆典。金凳子每次"出宫面众",都由身着盛装的王家特别仪仗队人员卫护着,先是在库马西绕城一周,然后在庆典仪式上落定。每当此时,不只成千上万库马西人涌到街头争相观看,整个阿散蒂地区、乃至加纳其他地区的很多人也竞相前来瞻仰。场面之热烈,群情之激动,除非亲见,实难想象。

    我们无缘看到金凳子,但在库马西文化中心则看到它的复制品。说是复制品,但同照片上看到的又不完全相同。不同之处主要是底座和座面之间的支撑。文化宫中的那件所谓复制品,支撑不是圆柱型,而是四个书名号状的厚木板。座面上中间还摆放着两个拳头大小的金铃。讲解员介绍说,国王在内宫召集重要会议时,总是先拿起金铃摇动,一是为了静场,二是为了召唤神灵前来相助。国王相信,只要金凳子在左右,只要金铃能摇响,先祖和天神之灵就会与他同在,就会帮助他解决任何难以解决的问题。

    谈起对金凳子的崇信,阿散蒂人总忘不掉那位对建立王国有功的原始宗教祭司安诺凯。参观完文化中心,菲列姆逄先生把我们带到市医院旁边的一块草地上。他有点神秘地指着斜插在草地中央的一块很长的铁片,让我们试一试,能否将它拔出来。所有的人都试过,无一成功。菲列姆逄这时才说,这就是300多年前安诺凯祈祷金凳子从天而降时插在地上的那把宝剑。正是利用这把宝剑,安诺凯取得人们对他的信任;正是在这片草地上,安诺凯导演了金凳子从天而降那一幕"神圣的戏剧"。他因此改写了阿散蒂民族的历史,也改写了未来的加纳国家的历史。

    从库马西到阿克拉,我发现对金凳子的崇拜已经渗入到阿散蒂和加纳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在我们先后下榻的两个旅馆,房间桌子上摆的,大堂墙壁上挂的,都是用乌木或黄杨木仿制的大小不一的凳子。库马西大学的大门,高五六米,宽十多米,也酷似一个硕大无比的金凳子。在工艺品市场上,琳琅满目的金凳子和黑凳子,造型大致相似,型号各不相同,支架更是千形百状,有雕镌的,有镂空的。商贩告诉我们,凳子交易兴隆。人们采买此种凳子,当然不是为了坐用,而是为了祛灾祈福,为了命交好运,甚至为了装点居室,博得高贵雅洁之誉。还听人说,仿制的金凳子现在还用作青年男女订婚的信物,用作在亲朋结婚生子时相送的贺礼。总之,金凳子代表的是美好,金凳子体现的是信义。

    我深深被阿散蒂金凳子的历史故事打动,被金凳子蕴含的民族精神感染。不顾千万里之遥,我一下子采买了两个带回国内,一个赠友,一个摆在案头。每当看到金凳子,我就忆起阿散蒂人,对生活、对未来,好似更加充满信心和力量。(2002年9月27日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53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元老会员

单手百人斩

Rank: 9

帖子
179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5-8-24 09:19:59 |显示全部楼层
非洲一直和欧洲中东牵扯不断,罗马时代,中世纪,近代直到现代,这么强烈的科技文化交流,为什么黑鬼发展还是那么缓慢?
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 我若向火汤火汤自枯竭
我若向地狱地狱自消灭 我若向饿鬼饿鬼自饱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永远的光荣 ( 京ICP备11036817号  

GMT+8, 2018-2-24 06:30 , Processed in 0.03404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