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永远的光荣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518|回复: 9

崇祯墓前的朝鲜人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09-3-24 21:24:35 |显示全部楼层
 ■郑镜明

 公元一**四年,即大明崇祯十七年、大顺永昌元年和大清顺治元年,有个朝鲜人来到在北京昌平县城外的明思宗墓前,绝食七日七夜而死。像这样微不足道的事,我国史书是绝不会记载的,但朝鲜的正史和野史却大书特书,赞美这人是「千古义士」。

 该年正是明、清易代之年,「城头变幻大王旗」,先是李自成的农民军轻取北京,崇祯帝自缢于煤山,继而山海关总兵吴三桂拒降李自成,向敌人满清乞师,一举击溃农民军。满清「冷手执个热煎堆」,得以顺利入主北京。在那兵荒马乱的大动荡时代,这个朝鲜人之死,自然没有人会留意。但他该有同伴的,也许是家人,又也许是友人,否则他的事迹便不会流传回本国了。

 他叫崔孝一,朝鲜关西人。崇祯末年,崔孝一举家浮海,在山东登州海边登陆,辗转投靠山海关外的宁远总兵吴三桂。这个朝鲜人为何不惜千里而来当兵?当时的朝鲜王朝已投降满清,割断与大明皇朝二百多年的宗藩关系,该国的志士仁人再没法在本土抗清,唯有来到父母之邦执干戈以卫社稷。

 满清铁骑曾先后两次攻陷朝鲜,杀戮之惨,不下于万历年间的抗倭之战。满清得胜撤军时,掳走数十万朝鲜人,在辽东「人市」作牲畜般公开拍卖;家属想赎回亲人的话,则需「男黄金五蔖,女三蔖」,简直是掳人勒赎!因此,朝鲜大部分家庭都与满清有血海深仇。朝鲜与我们的大明皇朝同样是以儒立国,「夷夏之辨」绝不含糊,是以该国虽已臣服满清,内心深处仍遥尊大明为天朝、上国,而崇祯帝自然仍是天子、皇帝。

 朝鲜野史说,崔孝一在本国时曾当兵,也曾与清兵战斗。至于说他曾有意募人刺杀清帝皇太极,正史并无此说,不可信。无论如何,崔孝一是懂得武艺的,因此来到大明从军后,立了军功,很快便成为吴三桂手下的中级军官──「把总官」。其实,当时有不少朝鲜人像崔孝一般来到大明当兵,当中又以林庆业最为闻名,也最为朝鲜史书所称道。

 林庆业是朝鲜名将,却为抗清志业而削发为僧,潜逃到大明,当上了水师总兵。及后满清入关,他逃到南京,继续抗清。林庆业逃亡期间,清人搜获他的妻子李氏,迫令她说出丈夫的下落。李氏这样说:「夫为大明忠臣,吾当死从良人,同为大明之鬼。」一字一句,满溢忠贞。李氏说完后,自杀。清人后来捕获林庆业,押解他回朝鲜,当众残酷地处死他,以儆效尤。林庆业夫妻英烈千秋,这自然是当时的崔孝一所不知的了。

 即使是被迫到辽东为清军「助战」的朝鲜士兵,也心存忠贞。他们往往只向着大明官兵放空枪、放空炮,结果给清将发觉,严加审讯。朝鲜士兵大义凛然的说:我们怎能向父母之邦开火!结果他们全部被杀,得以成为「大明之鬼」。更有朝鲜士兵设法弄沉数十艘运送军米的船,以免资助胡虏入侵大明。

 时穷节乃现,一一垂丹青,这些朝鲜人可歌可泣的义举,可惜长久以来不为我们所知。其实,朝鲜虽是我们大明皇朝的属国,该国百姓却有双重效忠之义,即除了效忠该国国王,更要效忠大明天子,而又以后者为尊。因此,当朝鲜既已无力抗清时,百姓则唯有寄望于大明了。

 崇祯帝自缢的消息传到山海关时,「恸哭六军俱缟素」,当中必然有本文的主角崔孝一。天子死社稷了!他这个属国子民,还能为谁而战?何况,他的总兵官吴三桂已剃头降清,要当胡虏的马前卒了,难道他也要助纣为虐?结果,崔孝一选择了做逃兵,但没有回国,而是历尽艰辛来到荒凉的皇帝墓前。

 我们不知道崔孝一在明思宗墓前有什么言行,想来哀痛悼念是免不了的。当时天子之死,震惊天下,朝鲜举国哀掉,有些人悲痛得自杀殉君,连与大明曾血战数年的日本「倭奴」,也罢市一天。及后,朝鲜国王曾想起兵北伐,为大明报君父之仇;日本也以「华夷变态」,曾派军出征满清「夷狄」,后遭大风浪而止。即使到了风雨飘摇的短命南明朝代,流求(冲绳)、交址(越南)等属国仍向明帝朝贡和请颁历书,克尽臣子礼节,它们都无愧于大明。这些三百多年前的史事,我们现在看来难免匪夷所思了。

 然则崇祯帝对朝鲜又有何功何德?

 朝鲜被迫屈膝签下降书时,正是崇祯帝焦头烂额之时,内有蜂拥而起的农民造反大军,外有野心勃勃的满清铁骑,真是内外交煎。但他接到朝鲜求救消息后,立即下令山东守将领兵渡海救援。大明水师来到朝鲜海岸时,发觉该国已投降满清,只得折回。崇祯帝叹息之余,不忘谴责将领救援不力。这事传到了朝鲜,君臣大感愧疚:天子没斥责我们失国之罪,而只降罪于天将驰援不力,真是皇恩浩荡啊!

我们不知道崔孝一是用什么方法来哀悼崇祯皇帝。他可能用汉文写下一篇简短悼文,再用朝鲜语念出来。朝鲜是大明眼中的礼义之邦,文风极盛,王室、贵族、儒生以至一般平民,都能熟习汉文。大明礼部官员曾称赞朝鲜使臣,说该国所呈交的表文非常精美,而且文采华丽,「无异中原」;使臣解释:小邦计程车大夫也同样是熟读儒家经书的。偶然使臣所写的汉诗为天朝大臣赏识时,国王则喜不自禁地说:「大抵中国之所以厚待我国者,为礼仪文献故也,虽不可每行必择能文之人,有意于夸示之,然或有时而择送,则或于呈文之事,或于言辞之际,若能处之则必有益者也。」朝鲜虽有本国文字,但汉文一直是官方文字,科举考试也必须使用汉文作答。

 因此,崔孝一如果要写悼文,则必然是用汉文来写的。他究竟有没有悼文?我们不清楚,但崇祯帝死后六十年,亦即清康熙四十三年,朝鲜国王肃宗有以下这篇祭文:

 「崇祯七十七年,岁次甲申……朝鲜国王臣李赮,敢昭告于大明毅宗烈皇帝……惟帝初服,如日之揭,锄其蟊螟,励以宵旰,忧勤之极,累叹中朝……帝曰死守,义勿去之。殉于社稷,乃礼之经……我邦虽陋,我诚则至,尚冀监格,右此大禧。」

 朝鲜史书《肃宗实录》说,肃宗念了这篇祭文后,「上呜咽不自胜,侍臣莫不感怆」。我们现在读这篇祭文,也有点「感怆」。

 祭文使用的是崇祯年号,以示不忘大明。明亡后,除了官方文件,朝鲜官民一律采用「崇祯后」或「永历后」作纪元,如果有谁敢使用满清年号,则被视为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朝鲜此举,无非是为了维护「春秋大义」,即义不帝清。

 我国古代的宗藩关系当然不是平等关系,但也绝非西方帝国主义对待殖民地那种吸血抽髓的压榨关系。大明一贯坚守「事小以仁」、「怀柔远人」等儒家崇高理想,对待属国以宽大为主,所以从不派人到朝鲜「监国」,也不索取一文钱赋税。大明只要求朝鲜「事大以诚」,能够准时来朝贡便可以了。大明需要的仅是虚荣,而非实利。

 大明对属国朝鲜也说得上是恩深泽厚,正如朝鲜史书所常说的「每有所求,无不允许」。除了初期偶有龃龉,有些宦官和使臣来到朝鲜滥索作恶,又或偶有三两皇帝索取处女、歌女和阉人,双方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平共处,并且以礼相待。神宗万历年间援朝抗倭的「再造之恩」,更彰显了宗主国对属国救死扶危的美德。明军撤出朝鲜时,还将数万石军粮赈济该国饥民。

 至于朝鲜每年三贡,贡品无非是些土产,诸如布匹、纸张、人参、鱼肉、貂皮等,大明回赠的则是数倍于贡品价值的礼物。换言之,大明做的是亏本生意。除了三贡,朝鲜更有各种名目的使团络绎于道。这些使团往往数百人马,浩浩荡荡,携带了大量货物到大明来做买卖,因此,朝贡其实是变相的贸易,为朝鲜赚取大量「外汇」。有些御史看不过眼,请求皇帝征收朝鲜货税,皇帝不以为然,例必说:朝鲜国小民穷,让使团赚些路费又有何不可?与属国争利,决非泱泱大国所为。

 有时,朝鲜使团的随员会干出些违反大明律例的事,也往往得到宽恕,只交由使臣自行管教。即使是某些严禁售予属国的东西,诸如军火、史书、地图等,也对朝鲜格外开恩,皆因朝鲜非比一般属国,而是「箕子之国」,也即中原圣人箕子之后,所以虽是「东藩」,等同「内服」,无分彼此。每当朝会或国宴时,朝鲜的使臣都位于其他属国之首,以示优礼。又按大明官制,朝鲜国王的官职等同大明的三品官,但世子来朝时,却可列于六部尚书之后。这种种的礼待,都令朝鲜君臣感慨不已:「大明实厚我国。」

 朝鲜也无愧于「箕子之国」的雅号,该国衣冠礼乐「悉遵华制」。大明使臣来到该国时,往往惊叹风俗习惯都与中原没有多大分别。朝鲜君臣都写得一手好汉诗,以致诗歌唱和成为外交的重要手段。大明「天使」与属国陪臣语音不通,却可藉着汉诗互相致意,沟通无碍。诗兴大发之时,朝鲜国王也会应「天使」之请而赋诗,并以得到「天使」的赞美为荣;当国王听到「天使」誉之为「海东尧舜」时,欣喜之余,则不忘谦称:大人这么夸奖,小王怎受得起呀?

 当时大明皇朝国力强盛,是天下共主,朝鲜自然毕恭毕敬。其实千百年来,我们精深博大的中华文化一直浸润朝鲜土地。朝鲜的儿童启蒙读本,以至弘文馆儒生所研习的经典,都与中原一样。大明的主要民间节日如端午、七夕、中秋、重阳等,也通行于朝鲜;至于民间游戏如弈棋、投茯、双六等,也为朝鲜人民所喜爱。甚至大明的通俗读物如《三国演义》、《西厢记》、《剪灯夜话》等,往往很快便在朝鲜翻印出版。大明的歌舞乐器等,同样流行于当地。民间的说书人则长期传颂诸葛亮、关云长、岳飞、张世杰、文天祥等中原英雄的事迹,因此儒家忠君爱国的思想早已渗入朝鲜民心。历法更不必说了,朝鲜采用的是《大明一统历》,与中原一体。

 因此,我们毫不奇怪朝鲜人自小便有了强烈的中华意识:大明是父母之邦,大明天子也即是朝鲜的天子。这种强烈的君臣伦理意识,就这样二百多年牢牢不破。

 那么,崔孝一在明思宗墓前绝食而死,又能说明什么呢?透过上述的简单介绍,我们才能明白崔孝一之死是有其深层文化的底蕴。天子一向是中华道统的象征,崇祯帝一死,满清入关,中原也就沦为夷狄之地,那真是华夏文明的重大悲剧。崔孝一耻于向异族称臣,他除了在故国天子墓前哭诉一番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惟有殉节。

 崔孝一选择在明思宗墓前死去,极有象征意义,朝鲜史书《肃宗实录》说,肃宗四十一年(清康熙五十四年)八月戊子,都提调李颐命奏言,请赠官于崔孝一等人,因崔之死,「外藩陪臣,为天朝立节,虽学士大夫,固已奇矣,况此边荒武士乎?」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09-3-24 21:25:08 |显示全部楼层

·《朝鲜纪行》的「天朝」意识

郑镜明

 明朝正统十四年(公元一四四九年)八月,五十万明军在土木堡遭到北方少数民族瓦剌的伏击,全军覆没,连「御驾亲征」的英宗朱祁镇也成为俘虏,史称「土木之变」。一个月后,泻王朱祁钰即位,改元景泰,是为景帝。

 景泰元年(公元一四五零年)正月,景帝下令翰林院编修倪谦为正使、刑科给事中司马恂为副使,出使朝鲜,颁发即位诏书给朝鲜国王世宗,「并赐其国王及妃锦绮彩币等物」。倪谦回国后,把他在朝鲜的所见所闻撰写了日记体的小书《朝鲜纪行》(以下简称《朝行》)。

 《朝行》可说是倪谦在当时复杂的政局下,对朝鲜的一份「政治评审报告」,所以一直以来都受到明史学者的重视。我们现在要谈的是书中所流露的「天朝」意识,即一个来自「上国」的使臣,究竟是用什么政治标准来看待属国?

 当时的北方战云密布,因此辽东都司为安全起见,派出二百兵马护送倪谦一行到鸭绿江边。使团渡江后,受到朝鲜户曹判书(相等于明朝的户部尚书)尹烟的迎接。倪谦和司马恂只是「七品芝麻官」,但因为是钦差,加上是进士出身的言官,可以直接上奏给皇帝,因此,朝鲜对他们不敢怠慢,沿途负责接待的官员都是从二品以上的大官,以示礼重。这些「馆伴」也负责了解正副「天使」的言行和喜好,以便该国能迅速制订一套对策。

 明朝的宗藩关系是建基于严格的礼仪制度,而这正是《朝行》中的「天朝」意识的所在。「天使」一行抵达义州城外时,义州兵马节制使赵石冈立即率领僚属迎接诏书,再带领使团入住义顺馆;在馆里,皇诏等于是皇帝的化身,尹烟等朝鲜官员首先是「拜诏」,再谒见「天使」。其实除了「拜诏」,还有「拜节」的,即用朝拜皇帝的隆重仪式来朝拜使臣手持的「天子节」(「使节」),这便是所谓「拜节如拜帝」。诏书一般是放在行馆中的「龙亭」,由当地的儒生负责焚香守护,而「天子节」则恭奉在大堂的中央位置。

 《朝行》对当时来朝拜的朝鲜官员的评价是:「其朝服仪制俱与华同。」亦即该国官员身穿的朝服和所行的礼仪都与中国的一样,这反映出倪谦踏入朝鲜后,很留意该国官员的外表和行为,并且留下良好印象。

 由义州到王京(古称汉阳、汉城),沿途设有二十八个驿站,站与站之间相距约四十到七十里,「天朝」使团大概每天走一两个驿站,平均走一百里。使团抵达安兴馆时,国王李陶派遣礼曹参判(相等于明朝的礼部侍郎)李边来问安、设宴,接着,《朝行》记载宴会的场面:「盛饰女乐三十余辈,两行,各抱乐器升堂跪。」

 这种宴会安排令到「天使」不满。明朝官宴时,只准用男乐,朝鲜竟然用女乐,显然与朝廷礼制不同!李边却刻意讨好「天使」,说:「此(女乐)奉王命,自京携至以奉欢。」意即是由国王安排女乐来供「天使」寻欢作乐之用。身为儒臣的「天使」一听,大怒。倪谦在《朝行》说:「峻辞却之,退。」

 到了黄州,「天使」突然获知国王生病多时,早已由世子代掌国事,但现在连世子也患重病了,因此不能在王京城外迎接诏书,国王已下令由别的王子代为郊迎。倪谦很震惊。明朝规定:「天使」到属国颁发皇诏时,国王必须到京城外「郊迎」,现在朝鲜只能由普通的王子来迎诏,这简直是对「天朝」的大不敬!

 倪谦觉得事有可疑,连番追问朝鲜官员,得知世子原来患了「腰疽」快一个月。

 但倪谦不接受这种解释。他认为:「今始言病,诈也。」他立即联想到朝鲜君臣必定因为明朝新近受挫于瓦剌,才这样轻侮「上国」。他警告朝鲜官员:「毋得因朝廷有事,辄怀二心。」意即朝鲜不要因为瓦剌掳走了英宗而起二心。倪谦的政治敏感度很高,他不相信朝鲜世子的病情是真的,他要等到世子康复了才上路,亦即世子必须亲自来迎诏。

 倪谦更对朝鲜礼曹正郎安自立发出严厉警告,有如最后通牒,一番话吓得安自立「惊愕失措」,立即请求他不必留下来等待世子病情好转,请他继续上路。

 使团到了平山,刚巧遇上朝鲜工曹参判南佑良押运五百匹马往辽东。倪谦对南佑良「面谕朝廷威德而去」。「土木之变」后,明朝急需战马以对付瓦剌,曾下令向朝鲜搜购两三万匹;但朝鲜只肯卖五千匹,而且迟迟没有付运,这令明朝大起疑心。现在,倪谦终于看见首批战马付运了,说明朝鲜对「天朝」还是恭顺的,他这才放心。

 到了开城,朝鲜官员又隆重欢迎使团。另外,国王派人向「天使」解释,说世子「今疮已溃,脓口尚未合……但望天使垂悯,乞免世子郊迎,容其扶病行礼受诏」。几乎是乞求了。倪谦这时才「谅是实病」,于是允许世子免除郊迎,可以在宫中扶病迎诏。他后来在《朝行》中落下这个脚注:「后还朝未几,王(世宗)薨,世子袭封(即文宗),未几,亦薨。」可见朝鲜国王父子当时的确是病重,并没有欺瞒「天朝」。

 及后来到王京的逗留期间,倪谦曾到朝鲜的最高学府成均馆「视学」,发觉那里的建筑、摆设等,「并与华同」,《朝行》对此连用了两个「与华同」的好评,成均馆算是「政审及格」了。

 朝鲜史书《世宗实录》则记载,倪谦曾问成均馆馆生念些什么书?回答是「四书五经」;他又问:「亦有乡试、会试乎?」答曰:「悉仿朝廷之制。」他又问为何只有乙科而没有甲科?答曰:「朝廷称甲科,故不敢比拟也。」可见朝鲜依足明朝的规定,这当然令到倪谦很满意。

 总体来说,《朝行》对朝鲜的评价相当不俗,文中出现多次「与华同」的字眼,显示这个属国果然「悉遵华制」(除了女乐),并且谨守臣子礼节。朝鲜通过了「政审」这一关了。

 使团回国前,国王派遣李边向「天使」馈赠礼物。倪谦在文中说:「固却至再,与之辨(辩)难数四,不从而去。」亦即他曾多番拒绝国王好意,最后才被迫接受馈赠。连受礼与否,倪谦也是用「天朝」的眼光来看待的,以示清廉。倪谦却因此而在朝鲜史书中留下了「贪」名!朝鲜史书《世宗实录》说:「使臣(倪谦和司马恂)求石灯盏,(世宗)命各赠一事。上(世宗)曰:『使臣虽得儒名,实为贪者也。』」

 倪谦是用「天朝」意识来评价朝鲜,而朝鲜则用是否贪渎来评价「天使」。朝鲜及格了,倪谦却不及格,真是有趣。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09-3-24 21:25:55 |显示全部楼层

朝鲜人眼中的明朝皇帝

郑镜明

 明孝宗朱佑樘在位十八年,史称「弘治中兴」。但不知怎的,这个明朝皇帝一直受到我们史家的冷待,到现在还没有一本较为像样的传记,反而武宗、世宗、神宗、思宗等都有林林总总的传记,也许他们有较高的「阅读价值」吧。清朝官修的《明史》却对孝宗有颇高的评价:「明有天下,传世十六,太祖、成祖而外,可称者仁宗、宣宗、孝宗而已……孝宗独能恭俭有制,勤政爱民,兢兢于保泰持盈之道,用使朝序清宁,民物康阜。」

 孝宗在位期间是否称得上「勤政爱民」、「朝序清宁」?我们为求客观起见,不妨参照一下朝鲜的史书。朝鲜是明朝的忠顺属国,对中原的一举一动都极为关心,它所派出的「朝天使」(即出使明朝的各种使臣的总称 )都负有搜集中原最新情报的政治任务。「朝天使」回国后,大多要向国王详细汇报所见所闻,再由史臣写进官方实录之中。朝鲜《成宗实录》和《燕山君日记》都有谈到孝宗的地方,我们可以透过这些《实录》中的客观评价,看看孝宗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成宗实录》

 戊申十九年(弘治元年,公元一四八八年)。朝鲜成宗问朝鲜使节贺登极使卢思慎「中朝事」。卢说:「朝廷安静,民庶殷富,皇帝严明,群臣祗惧。臣前为书状官赴京时,关外民居鲜少,今则闾井稠密。」

 他对孝宗的评价极高。成宗显然对新皇帝很感兴趣,追问:「闻皇帝法令严明,信乎?」卢思慎说:「然。皇帝在东宫时,常曰:『僧人是何物也!』人皆曰:『太子即皇帝位,则僧人必不得志也。』僧人及道士除职者果皆罢矣。先皇帝或于用人间以私,今皇帝则诠注登庸一出于正。又性不喜宝玩之物,虽风雪不废朝会,临群臣皆以丧服,惟祀天祭用黄袍。臣等慰宴时不奏乐,不设杂戏,劝花置于床上不簪。大抵先皇帝弊政一切更张矣。」

 卢思慎的观察是正确的。《明史》说,孝宗大刀阔斧革除不法官员、外戚和宦官,以及驱逐宫中的各类僧人和道士;至于「不喜宝玩之物,虽风雪不废朝会」,则反映了孝宗完全合乎传统儒家对帝皇的要求。

 辛亥二十二年(弘治四年)。圣节使朴崇质说:「皆谓明天子在上而勤于政治。」孝宗的勤政,早有公论,明朝十六帝之中,能像孝宗这么勤力的,之前只有太祖、成祖、仁宗和宣宗,之后便只剩下「死社稷」的思宗。

 壬子二十三年(弘治五年)。成宗问正朝使金自贞:「中国太平否?」金自贞说:「太平。但闻皇帝不豫,朝会望见天颜殊瘦。皇帝初即位,皆称明断,今纪纲不严,雨赐不畅,年谷不登,民甚困穷。」这个使臣可说眼光独到。他注意到孝宗的健康和朝政的纲纪问题。

 孝宗的生母纪氏原是宫女,她怀孕时,为了逃避万贵妃的迫害,便设法掩饰,以致营养不足,身体很虚弱。她生了儿子后,母子俩仍要在宫中东藏西躲。孝宗自小便长得消瘦,因而予人生病之感。

 成宗听说中原皇帝「不豫」,大为紧张,连忙追问那些曾赴京朝见孝宗的大臣,得回的奏答是:「皇帝素瘦,非有疾也。」不久,谢恩副使李季男由北京回来,向国王报告,说孝宗「康宁矣」。成宗这才放心。

 孝宗的确想偷懒,也想找点生活乐趣,以致「视朝无常」,但立刻遭到大臣谏止。《皇明纪要》一书有这样的记载:弘治五年四月,大学士丘浚上了万言疏,以当时的天灾为示警,劝告皇帝。孝宗不愧是个明君,知错能改,「批答以为切中时弊,命拟行之」。

 癸丑二十四年(弘治六年)。圣节使李谊说:「中朝人云成化皇帝时诞节献珊瑚树,今皇帝则不受,又不受达子(女真)所献真(珍)珠。」使臣的报道是对的。孝宗生活较为俭朴,不爱好珍宝。例如,皇后张氏想派宦官到广东买些珍珠来造件新衣,他不允许,怕宦官会趁机作恶,也怕劳民伤财,他只叫人从府库中找些旧珍珠给皇后。

 河叔溥又谈到孝宗「宠持后戚」的问题,可见这个问题受到当时朝野人士的关注,以致连属国来的使臣也有所闻。事实上,孝宗与皇后异常恩爱,常常一起看书和吃饭,有如「民间伉俪」。至于「宠持后戚」,我们只要翻查一下明朝正史或野史,不难看到孝宗的确很关顾皇后的亲族。但朱元璋立国后,即严防外戚擅权,并且列入「祖训」,因此,汉唐时外戚那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现象,在明朝并没有出现。

《燕山君日记》

 乙卯元年(弘治八年,公元一四九五年)。朝鲜著名的暴君燕山君即位后,也很关心孝宗的动态。他问从北京回来的管押使朴处纶:「皇帝视朝有早晚乎?」朴处纶回答:「皇帝视朝或平明,或日高,早晚无节。中朝人有云昵爱皇后,视朝常晏。」

 孝宗在中国历代皇帝之中,对皇后的感情是最专一的,有如「一夫一妻」,没有册立妃嫔,只设五个「美人」,当时明朝的人都视为怪事。他偷懒,或者是健康不佳所致。但他「视朝常晏」,渐渐成为「坏习惯」,于是难逃大臣的非议。

 庚申六年(弘治十三年)。燕山君问金永贞等人有关孝宗的相貌。使臣这样说:「皇帝之貌,则眉上高凸,容貌瘦劲,面色如铁。」形容得很仔细,孝宗的相貌的确便是这样的。生母纪氏原本是广西瑶族土官之女,她十四岁时被明军俘虏,送入宫中做宫女。因此,孝宗有瑶族的遗传基因,相貌有异于他那些祖宗,我们只要看看他的「官方照片」,便可以看得出来。

 辛酉七年(弘治十四年)。正朝使李秉政向燕山君报告所见所闻。燕山君似乎对孝宗的相貌颇有兴趣,又追问李秉政这个问题,得到的答覆是:「髯而瘦,颜色白。」那时的孝宗才三十二岁,正值壮年,人却消瘦,肤色苍白,似乎有点隐疾(他果然死于四年后)。燕山君又问孝宗有多少个子女,使臣说:「皇帝不御后宫,子孙不蕃衍。」孝宗并非完全「不御后宫」,否则怎么会有两个由不知名妃子生下的女儿?但子孙不蕃衍却是事实。

 朝鲜史书对孝宗的描述到此为止。我们从那么多的朝鲜使臣眼中,可以看到一个勤政爱民的皇帝影子。这些使臣都是旁观者,毋须忌讳,因而所报道的事情也是最客观和最真实的。如果我们把这些报道拿来印证明朝正史和野史中的孝宗,不难会发觉非常相像。孝宗在位期间,大致上政通人和,因而有了「弘治中兴」的美名。

 最后,品性仁慈的孝宗做了一件对朝鲜人有益的事情。《治世余闻》记载,弘治七年,朝鲜有一艘运送官米的船遇上海难,有些船员抱着浮板漂流到浙江,给明朝的巡海官军救起,并且送到北京。官府给予他们衣粮,又派人陪伴他们到边境。但这些朝鲜船员却害怕回国,因为遗失了官米会被处死的。孝宗知道后,派遣两名翻译人员专程陪伴船民回国,又写了敕旨给朝鲜国王,要他对船民「悯其情,毋事苛责」。换言之,孝宗发了一道「免死金牌」给船民。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掷箸生

Rank: 12Rank: 12

帖子
5576
精华
18
发表于 2009-3-24 21:26:18 |显示全部楼层

明陪臣传四

明陪臣传四

[序]
魯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言上盡其禮。則下盡其忠也。然自古尊貴之臣。上之所禮。而不能盡其忠者有矣。卑賤之臣。上之所不禮。而能盡其忠者亦有矣。豈於尊貴無忠臣。而於卑賤有忠臣歟。抑位已足者。難爲勇。名未立者。易爲忠歟。抑下之忠與不忠。在於其人。而不在於上之禮不禮歟。余讀明史。見毅宗皇帝封吳三桂爲平西伯。左良玉爲寧南伯。唐通爲定西伯。劉澤淸爲東平伯。下詔勤王。而無一人入衛者。未嘗不悲憤泣下也。夫爵之以伯。其禮甚厚。而四人不肯進兵救天子。京師已陷。而晏然不爲之戚。何其不忠也。明興以來。屬國之士。不得仕於天子之國。奉使來覲。天子召見皇極殿。其禮甚薄。然屬國疎遠之士。視天子如其父母。恐不得自盡其節。非天性之篤於忠者。豈如是乎。余於崇禎。得歸義之臣二人焉。曰崔孝一,林慶業。始淸人陷東江也。孝一從戰。而不殺明卒一人。棄妻子西入中國。慨然欲忠於皇朝。及帝崩。走死殯側。慶業與淸襲東江。又犯錦州。而其志常欲脫身歸天子。淸人遣使執慶業。慶業道亡。遂浮海抵海豐縣。毅宗奇之。下璽書。授副摠兵。京師陷。慶業繫獄。卒不屈。夫二人以屬國之將。非明天子所禮者。而自忠於中朝。故君子舍其失身之罪。而取其終也。


崔孝一
字元讓。朝鮮義州人也。伯父曰嵂。從都督麻貴擊倭奴。攝南原守。孝一爲人多智。喜任俠。萬曆中。以武出身。事廢王。爲刑曹佐郞。遷至訓鍊院判官。與金應河俱知名。姜弘立從戰深河。辟應河爲左營將。孝一爲禆將。應河行。孝一以母喪不行。天啓七年。淸騎大入義州。孝一帥州之壯士張應林。戰統軍亭下。遂挫淸鋒。應林死。孝一手劒。登府西譙樓。擊殺淸兵數十人。淸將皆畏之。從樓下。望見孝一狀貌甚偉。令其騎生得孝一致麾下。孝一佯降。陰使人約。左都督毛文龍。連內外夾攻淸營。文龍乃遣游擊周文煥。將三萬卒。與淸將交鋒。遂大戰黔同島中。會淸人斥候得文煥卒降者。具知孝一連兵狀。大疑之。孝一乃亡入龍骨山。是時。龍川鄭鳳壽屯山上。孝一說鳳壽曰。孝一久在淸營。知淸諸將易禽耳。使孝一將卒三百襲淸營。足以破矣。鳳壽持重不許。孝一遂去。直夜半。馳入淸營。卽帳中斬十數人。遂南馳入靑梁山。復收壯士。爲三隊。以保塞上。崇禎九年。淸騎復入義州。州尹林慶業屯白馬山。孝一謂慶業曰。以將軍之勇。閉壁距險。不能出一卒與淸人戰。卽諸將何勸。小人願爲將軍。却淸人。慶業壯而許之。孝一遂帥輕騎。與淸人戰鴨綠水上。大破之。禽其將要虎。得輜重數百而還。十年。林慶業入東江。令孝一別襲水寨。孝一乘船。擊桴鼓大呼徐進。寨中主將沈之祥。聞桴鼓聲。乃大驚。急引船走。與孝一船。中流而遇。孝一從船上揖曰。淸人且至。公趣行之。祥亦揖而去。孝一至寨。淸兵已入寨中戰。孝一佯爲淸兵援。實援明兵。然淸兵猶以孝一爲援己而不之疑也。是時。淸人逼京師。大學士孫承宗死之。中國日削。明室將亡。孝一乃得力士車禮亮。謀破淸人。以報天子之恩。孝一曰。吾欲浮海入中國。說明諸將。攻瀋陽。瀋陽見攻。則淸人必求救於吾國。吾國出師。則足下詐爲軍士。屬行間。從入淸營。乘其隙。出其不意。破淸人。然後孝一因而屠之。八旂諸族可平也。禮亮曰。此吾之志也。乃以家財。佐孝一。具舟與糧。時黃一皓爲義州尹。林慶業以節度使。鎭安州。一皓嘗召孝一。論天下事。孝一具言所與禮亮謀者。一皓大悅。厚遺孝一。送登州。孝一將行。恐見疑於國中。乃之安州。謂慶業曰。小人將入中國。勸諸公東入瀋陽。又得力士。送淸營。從中發難。則可以報帝恩。然小人一朝浮海而西。國人必疑之。願得罪於將軍。因而亡去。以絶人之疑。慶業許之。乃以事。罪孝一杖于軍中。廢爲小卒。監烽火。於是孝一言於衆曰。林將軍辱我至此。何面目。復還鄕里。見父老爲。寧乘舟浮于大海。從田橫客耳。十二年秋八月。孝一遂行。至登州。說陳洪範。洪範不用。乃去之寧遠。說吳三桂。三桂頗有復遼意。乃固留孝一。爲謀士。淸人入錦州。孝一迎戰松山下。淸人圍之。孝一直夜潰淸圍。西馳遁去。行收兵。與三桂會。遂還寧遠。自孝一入登州後二年。事發覺。一皓,禮亮。皆坐死。故孝一之謀卒不行。十七年春三月。李自成入大同。天子詔三桂入衛。三桂至豐潤。聞京師已陷。止山海關不行。迎淸兵入。夏四月。淸引兵。遂入關。三桂降。五月。淸乘勝。遂據京師。受朝賀於武英殿。令天下薙髮。孝一至京師。獨不朝賀。不薙髮。侍先帝殯。晝夜臨。十日不食。死于先帝之旁。三桂爲收而葬之。後三十年。三桂始興兵。明室幾復。而孝一已死矣。然三桂自稱皇帝。國號曰周。三桂死。子世璠立。旣而敗。爲淸所滅。肅廟時。贈孝一戶曹參判。御書告身曰。歸正天朝。義烈卓異。
法法法法法法法,天旋地转看大法。
爱怨情仇都是孽,一声轰雷任我拔。
情情情情情情情,万物众生都有情。
明知虚情满天飞,真情天涯寻又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68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帖子
101
精华
1
发表于 2009-5-15 23:02:10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不可不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3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元老会员

弹正尹 北陆道制霸

Rank: 9

帖子
11158
精华
0
发表于 2009-9-3 14:05:25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日本和朝鲜对正统汉族中原王朝都是带有敬意的
不过对清朝这等少数民族统治政权就鲜有好脸色了
我不是民族狭隘主义者,就事论事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151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帖子
115
精华
0
发表于 2009-9-14 14:31:15 |显示全部楼层
崖山之后 再无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102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帖子
51
精华
0
发表于 2013-3-15 10:02:58 |显示全部楼层
明亡之后无华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53

积分

新手会员

帖子
3
精华
0
发表于 2014-6-23 14:34:0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看到这种记载,受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53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元老会员

单手百人斩

Rank: 9

帖子
17920
精华
0
发表于 2014-7-8 16:47:53 |显示全部楼层
藩国尚能如此。国人,反而不给力啊。
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 我若向火汤火汤自枯竭
我若向地狱地狱自消灭 我若向饿鬼饿鬼自饱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永远的光荣 ( 京ICP备11036817号  

GMT+8, 2018-2-23 22:13 , Processed in 0.03683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